第一四二三章 生死桥畔

第一四二三章 生死桥畔

翠云遥拥环妃,夜深按彻霓裳舞。铅华净洗,涓涓出浴,盈盈解语。太液荒寒,海山依约,断魂何许。甚人间、别有冰肌雪艳,娇无奈、频相顾。

三十六陂烟雨。旧凄凉、向谁堪诉。如今谩说,仙姿自洁,芳心更苦。罗袜初停,玉榼还解,早凌波去。试乘风一叶,重来月底,与修花谱。

——《水龙吟·前题》王沂孙

生死桥畔,陆续聚集了近百人的队伍。

清一色的青色道袍。

玉虚观的门下弟子几乎倾巢出动!

队伍的核心站着一个手持拂尘、道骨仙风的真人,正是玉虚观主玉真子!

当他刚得知花圃失火的消息时,第一反应只是问:“魔鸦出动了吗?”

回去禀报的玄清答道:“魔鸦出动了。”

玉真子立刻漠然地说道:“知道了。”

但玄清却有些焦急地道:“这次不是山火,是人为纵火!”

玉真子当即便目光一凛,“人为纵火?抓到了吗?”

玄清道:“人没跑,正在和神鸟厮杀!”

玉真子眉头一皱,“居然敢和神鸟厮杀,他们一共几个人?”

玄清道:“一共七个人!”

“七个人?和我出什么路数没有?”

“有一个好像是雷啸天!”

“老雷?这个狗日的!他居然亲自找上门来了?特么的!老子正想找他算账呢,他居然主动找上门来了!好!诶,他们背后没跟着人?”

“没有,就七个。好像还有三个女的!”

“嗯?女的?”

“有一个女的怀抱琵琶,看样子像似个卖唱的。”

“什么?”玉真子眉头一皱,有些不解,“看来老雷是请到帮手了!那琵琶女想必是个高手!”谁会无缘无故带着个卖唱的行走江湖?

玉真子忽然嘴角牵动!

他突然想起在雷府观澜阁里汹涌倾泻而出的杀气!杀气之重生平仅见!

难道那杀气便是这么琵琶女散发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就算是庞十五亲临,自己也溂

教中高手都把凤九霄和庞十五说得好像三头六臂一样,说来说去他们也不过是肉体凡胎!无非仗着神兵利器罢了!一个有震天弓,一个有血雨飘香剑!

他摸了摸胸膛,嘴角露出一丝阴笑。

“我不信有谁能破了我的青龙血甲!”

青龙血甲是他昨天刚刚收到的礼物!

是鹰眼鸦王亲手交到他手上的!

青龙血甲是魔尊对他的特殊嘉奖!

因为他在异国他乡、任劳任怨为魔教守护花圃几十年,功勋卓着!

青龙血甲是由魔教大青龙的六子之一、小青蛟的鳞甲改制而成,整个件护甲如同坎肩一样,由两片鳞甲连接而成,一片护前胸,一片护后心!

小青龙全身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唯一的破绽便在它的舌头!

那是唯一的柔软之处!即使眼睛也有眼睑保护!….最后凤九霄抓住机会,先是一支震天箭毁了它的舌头,然后又一箭从嘴巴射进、贯穿了整个躯体!

当时曾咏曾将小青龙尸体上的鳞甲取走了不少,要做成龙鳞盾。

但是龙鳞太多,鳞片尺寸也大,刮取鳞片费时费力,而后运输也是个问题,没有足够的车辆,刮了几天之后,不得不提前结束刮鳞行动!

等他们走了以后,远远监视的魔教弟子自然抓紧汇报,魔教又倾巢出动,取下了剩余的鳞甲!

剩余的鳞片虽然不多,却也有七八十片!

魔尊命教中的老怪物专门打造了几十副青龙血甲,准备犒赏有功之人!

这青龙甲本来就坚硬如铁、刀枪不入,即使九境巅峰也无可奈何!

此后又在万妖血池当中浸泡了百日,越发坚固异!

万妖血池中的妖血是由无数异兽的鲜血倾注而成!青蛟、巨石蜈蚣、三足金蟾、穷奇…..几乎所有被魔教控制的上古魔兽都要贡献自己的血液!此外还有不少教中几个老不死的家伙配的绝密药水,血池对任何血肉之躯就是剧毒,腐蚀性强到变态,但对骨骼、牙齿、鳞甲之类的材质却反而在表面上增加了一层薄薄的镀层!比如把一只老虎扔进去立刻血肉溶解消失无影!但它的骨架却完好无损的保留了下来,并且比生前坚固十倍!铁锤与虎骨持续相击,铁锤竟然先出现凹痕!

当然,血池也是无数上古魔兽的葬身之地!

那几个死在凤九霄手上的巨兽尸骨都浸泡在血池之中!它们将来自然是白骨大帅的杀手锏!

有了青龙血甲的加持,玉真子胆气瞬间爆棚!

凤九霄又如何?庞十五又如何?谁能破了青龙血甲?那可是魔尊老人家亲自试验过的异宝!

当玉真子来到生死桥的时候,门下弟子早就集结完毕。

他看了一眼生死桥边上的那块大石,上面八个朱砂大字特别醒目:方生方死,方死方生!

这是庄子的话!

生死桥下是茫茫云海,云海之下是万丈深渊!

桥上一失足,从此生死两茫茫!

所有人都站守在桥头!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肆将敌人截杀在对岸!任何人也不能跨过生死桥!

玄清道:“师父,你看,所有的神鸟飞回来了!”

玉真子看了一眼遮天蔽日飞回的魔鸦大军,沉声道:“虽是败退,却依然张驰有度、井然有序,看来小鸦王回来了!”

玄风奇道:“师父,你怎知小鸦王回来了?”

玉真子看着天上掠过的魔鸦大军,“他若未回来,这些神鸟可没现在这么有秩序。”

玄清、玄和、玄风等一众弟子纷纷仰首看天,果然发现这些神鸟的飞行阵型似乎与方才有些不同!

玉真子又道:“看来魔眼鸦王已经走远了!”

众人这才明白原来小鸦王竟然是送魔眼鸦王去了。….他送自己的恩师自然不能敷衍了事,恐怕至少要送出二三十里路!眼下他到回来了,说明魔眼鸦王岂恐怕已经远在五六十里以外了!

玄风道:“奇怪啊,小鸦王既然回来了,为什么要把神鸟全都召回来呢?”

正说间,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众人视野,正是小鸦王!

待他走到跟前,玉真子指了指天上,疑惑不解地道:“怎么撤了?”

小鸦王一脸阴郁,沉声道:“你看看,原来六万只,现在还剩下多少了?”

原来如此!

玉真子这才下意识地又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鸦群已然远去,但影影绰绰看上去好像连四万都不到了!居然损失了两万?

他眉头紧锁,“你是说对方很厉害?”

小鸦王看了看玉真子,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眼神,“你不知道谁来了?”

玉真子气定神闲地道:“谁来了?莫非是凤九霄?”

小鸦王一怔,“你知道?”

玉真子也是一怔,“真是他?”

小鸦王又一怔,“你不知道?”

玉真子眉毛一扬,“我怎么知道?”

玄清、玄和、玄风等一众弟子顿时都怔住!

他们实在不明白小鸦王和师父到底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一会知道、一会不知道的?

小鸦王顿时有些不悦地道:“算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就不废话了!”他皱着眉头扫视一圈,“看你这架势是要和他决一死战?”

玉真子目光闪动道:“怎么了?你不看好?难道你想劝我逃之夭夭?”小鸦王的狂傲他也看不惯,若不是看在魔眼鸦王的面子上他早翻脸了!

小鸦王看着玉真子眼神里的阴冷,心下一懔,良久之后终于说道:“你拿什么和凤九霄去斗?就凭他们?”他的目光又扫视了玉虚观的弟子一圈!

近百名弟子都从小鸦王的眼光中看到了浓浓的轻蔑!

那是一种如同看待蝼蚁一般轻贱的眼神!

目中无人!

欺人太甚!

玄清等人顿时脸色一阴!

就算你是四大魔将的弟子那又怎样?在玉虚观的地盘有什么可狂的?

小鸦王突然瞪向玄清,阴声道:“怎么?你瞪我干嘛?不服气?”

玄清顿时向前跨出一步,厉声道:“不服咋了?想打一架?”

小鸦王脸上煞气一闪,瞬间向前跨了一步!

刹那间咫尺天地杀气汹涌!

玄清便要拔剑!

玉真子眉头一皱,喝道:“玄清!”

玄清只得站住身形,满脸怒气!

玉真子眉毛一扬道:“小鸦王,你这是何意?”

小鸦王冷冷地道:“我只是想提醒你而已,但你的徒弟似乎对我很有成见!”

玉真子道:“你若不轻视他们,他们又如何对你有这么大的意见?”

小鸦王冷冷地道:“凤九霄是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凭他们那三脚猫功夫能挡得住凤九霄的攻势?我只不过是实事求是、好心提醒而已!”….玉真子道:“你不会以为我最大的倚仗就是他们吧?”

小鸦王目光闪动,“还有其他人?”

玉真子道:“韶城内其实潜伏了不少教中高手,只不过大家为了隐藏身份轻易不敢聚集,前些日子魔尊似乎有意让大家做好热身运动,估计要有大动作,所以不少人开始与我联系。如今他们就在观中。”

小鸦王道:“有几个?”

玉真子道:“四个。”

小鸦王一怔,“什么?才四个?”对方说有不少,他以为至少几十个人,结果才四个,抬头也太大了吧?

玉真子道:“本来是八个。”他叹了口气,“有四个人觉得我这里粗茶淡饭没什么油水,不愿意在我这常呆。”

小鸦王心道:这特么是什么理由?肯定是你想当老大,人家不服气,所以那四个另起了炉灶!

他问道:“那四个是谁?”

“蔡礼佛!”

“哦,我知道他,他脸色特别黄!”

“熊阔海!”

“这人我也知道,狮鼻阔口,长相很猛!”

“吴应觉!”

“这家伙好像是个鹰钩鼻,看上去就阴险得很!”

“徐继中!”

“这个人我也知道,脸有刀疤,绰号赤练刀!”

玉真子道:“就是他们四个,平时请都请不来!”

小鸦王怎么会听不出来他话中的讥讽和不满?

小鸦王道:“那在你这里的是哪几个?”

玉真子道:“补天手戴横!言家拳言有信!五虎断门刀彭鱼雁!还有叶婆婆!”

小鸦王道:“拄拐的叶婆婆?”

玉真子道:“不错!他们前些日子刚刚突破九境巅峰!魔尊赐我们的青蛟胆起了大作用!”

小鸦王沉吟道:“要是这么算的话,咱们这边六个琉璃境了,他们不可能都是琉璃境!”

玉真子脸上杀气汹涌道:“当然!老雷便不是!”

正说着,四大魔教高手从桥上走了过来!

玉真子重新介绍了一下,四大高手一听眼前黑衣人竟是魔眼鸦王的徒弟小鸦王,立刻露出结纳之意!小鸦王虽然孤傲但却不傻,自然和四人客套了几句,双方关系立刻拉近距离。

玄风心道:妈的,不就是仗着自己的师父常驻魔都能和魔尊说上话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小鸦王和四大高手谈笑风生,互相吹捧!

正说间有眼尖的弟子喊道:“来了!”

众人望去,只见当先一人白衣如雪,大袖飘飘,举止优雅,似贵介公子,哪像是杀人如麻的武林高手?

身后有三男三女!

雷啸天?

刘胜?

腰悬双剑?庞十五?

所有人的目光突然集中到那蒙面的女子身上!

她虽蒙面,但款款而行如风摆杨柳,风姿摇曳让人目眩神迷!天下竟有这般绝色美女?当察觉到近百个道士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袁紫珊时,凤九霄的眉头瞬间挤在了一起!

他抬头看了一眼玉真子,此时距离自己还有五十丈距离,他正琢磨是否一箭将其射杀,突然他眼中精光一闪,霍然拔刀!

刀光一闪,正中一箭!

当的一声大响,凤九霄居然滑退了一丈!

.

丙辰龙九提醒您:看完记得收藏

上一章书籍页下一章

刀光如月映九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侠 刀光如月映九州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四二三章 生死桥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