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基金会(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月票)

第846章 基金会(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月票)

“孙兴吸大蔴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回到自己住处的高明远,跟郑毅宏直接拍了桌子。

这件事太被动了,这要是平时当然不算什么,但是这件事发生的时机竟然这么不巧,如果高明远知道这件事,他会更谨慎一些。

高明远这辈子还没有这么难堪过,他在屋子里来回踱了几步,也知道这件事不关郑毅宏的事,他只是借题发挥而已,瘪了一晚上的火他需要发出来。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他求我别告诉你,还说肯定会戒了。”郑毅宏微微低着头。

“他会戒?”高明远的声调高了好几度,脸上带着嘲讽,孙兴是什么货色他太清楚了。

“算了,算了,你先去休息吧,这件事让我想想。”,高明远发完了火,跟郑毅宏挥了挥手。

郑毅宏点了点头转身退了出去,打开门,一个年轻的女孩儿站在外面。

“麦佳,你还没休息呢?”郑毅宏愣了一下然后问了一句。

这个名叫麦佳的女孩儿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跟郑毅宏打着招呼“郑姐,这么晚了你们还在谈工作啊?”

郑毅宏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对方,“你进去吧,高总在里面。”

麦佳答应了一声,从郑毅宏的身边越过走进了房间。

听着房门在自己身后关上的声音,郑毅宏嘴角上扬笑了笑,不知道是嘲讽还是什么。

……

另一边,徐大少爷正在接着电话,“我过两天就回去,我这没事,打个群架小场面而已。”

对面的是徐子文,她们三个正在准备春晚的节目,最近一直在彩排忙得很。

按照徐大小姐的说法,这是她的告别演出。

也对,也是少女时代的最后一次演出了。

“对了,老哥,春晚的导演想要见你一面,我没答应下来,回头估计会联系你。”

“找我干嘛?我跟他也不熟。”徐川一手拿着电话,一只胳膊伸在武薇的跟前,正在帮他包扎那处擦伤。

说实话,双氧水擦在上面比被打的时候疼多了。

徐子文继续说着,“似乎是节目出问题了。”

“那找我有什么用?我去给他们说相声去,唉,也不是不行,给他们来一段我要上春晚。”徐大少爷说到这个,眼神一亮,这个可以有,靠,不让我上都不行。

“哈哈,什么鬼?”徐大小姐笑的很开心,虽然她不清楚什么是我要上春晚,但是她知道徐川说的一定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相声啊。”想到这个徐川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这多有意思。

时间已经不早了,跟徐子文聊了两句徐川挂断了电话,他没开玩笑,真的准备把这段相声整理出来。

武薇已经帮他绑好了伤口,其实真的没什么事,只是蹭掉了皮而已。

“你啊,是准备在上面雕个花吗?”,看着包扎的整整齐齐还打了一个蝴蝶结的纱布,徐川已经无语了。

“哼,今天不想理你。”武薇横了他一眼,然后合上药箱,她这里准备了一些治疗外伤的药,谁让这个家伙经常的受伤呢。

徐川笑了笑,伸手在她的鼻子上捏了一些下,换来对方的一声娇嗔。

伸手把人抱在怀里,武薇只是稍微的挣扎了一下就把头靠在了徐川的肩膀上,她叹了口气“我好想你,你有没有想我?”

徐川笑了笑,“想啊,当然想啊。”

“哼,想的话,竟然只给我打过一个电话。”武薇貌似很生气,但是语气根本就是在撒娇。

“呵,我知道了。”徐川把人抱在怀里站了起来。

武薇一声惊呼,“你干嘛?”

“我觉得你对我的误会太深了,所以必须要证明一下我到底有多想你。”

“你去死吧。”武薇强烈的挣扎了起来。

不过,很遗憾,她怎么可能逃得开徐大少爷的魔爪,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啊!”她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尖叫了起来,“完了,完了。”

徐川被吓了一跳,从外面走了进来,“怎么了?”

“我迟到了,都怨你。”武薇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双腿发麻一个踉跄,某个中心点一阵酸涩。

徐川赶紧扶住她,“哎呀,我还以为什么事,老板在这呢,迟到就迟到啊,谁还会扣你薪水啊。”

“再说了,你的主要工作就是陪我,不要本末倒置啊。”

“你快闭嘴吧。”武薇气急败坏的踹了他一脚,“我昨天跟大家说一早开会不许迟到,最后迟到的却是我自己。”

“哈哈”徐川笑了起来,“那确实挺没面子的。”

“你还说?”

徐川好笑的看着她慌慌张张的冲进浴室里洗漱,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

等武薇准备开车出门的时候,发现徐川已经坐在了驾驶室里。

“你干什么?”

“我跟你一起去啊。”说实话基金会成立之后,他就去过两次。

武薇愣神,“也好,基金会今天做年终总结,你正好可以看看。”

“哈?我才不看呢。”他回来可是休假的,不是为了工作。

“喂,这可是你的基金会,你能不能至少关心一下,还有,我早就想问了,这个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好奇怪啊。”

“咳咳”徐川轻咳了两声,还能是因为什么,当然是他的恶趣味。

不过,这个就不用跟武薇说了,“随便起的,不用在意。”然后从后座上拿过来一个饭盒,“早餐,你平时不会都不吃吧。”

“怎么可能?今天还不是因为你。”女孩儿直接翻了个白眼,风情万种。

等到了基金会的时候刚刚九点,武薇松了口气,“还好赶上了。”

“行,你去开会吧,我自己逛逛。”徐川看她确实很认真,当然也就不再闹她,当时就是想给她找件事情做,女人也是需要自己的事业的。

武薇气急,“不行,既然来了,你至少要旁听一下吧。”拉住他走向会议室。

徐川很无奈,不过还是跟着走了过去,他知道对方是想要他的认同,基金会交给武薇之后,这个女孩儿做的很努力,哪怕徐川一直是一种并不怎么在乎的态度。

基金会的招牌挂在这栋CBD大厦的第二十层,这一个楼层都是基金会租下来的,没有特别花哨的装修,非常的简约。

会议室里,几乎所有的员工都到齐了,基金会的人员本来就不多,他们主要是花钱和管账的,当需要进行某项活动的时候,会跟当地正攵府合作进行。

这次开会主要是确定今年的目标,也就是要怎么花钱的问题。

徐川每年以个人的名义捐助一个小目标,这些人的主要工作就是把这笔钱花出去。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走进会议室,时间确实已经过了十分钟。

十几个人全都站了起来跟武薇打着招呼,然后就看到了跟在后面的徐川,整个会议室的气氛为之一滞。

“额,我很吓人吗?”徐川笑着跟这些人挥了挥手。

“没有,没有,徐总好……”十来个人的态度异常的恭敬,让徐川挺不适应的。

武薇把他按在了一把空着的椅子上,“你就坐在这,不许离开。”

“那我上厕所怎么办?”

“憋着!”女孩儿瞪着眼睛却完全没有威胁,可爱的样子让徐川只想亲上两口。

不过,他要是真的这么做了,估计会被打的。

那些基金会的员工显得非常紧张,徐川知道这是之前去金三角那边参观的后遗症。

基金会在那边有个项目,主要是帮助那些被毒贩残害过的农民过上正常生活,也涉及到一些应诉田改种茶叶和其他农作物的项目。

这个项目是国家打着慈善基金会的旗号在做的,盘子很大,基金会在里面参了一手。

借着这个机会,徐川给基金会的员工安排了一次团建。

主要是参观安布雷拉在金三角丛林里的训练营以及……额,火葬场,好像还顺便看了一次处决毒贩的过程,这件事是张彪负责的,徐川其实没管,现在看来效果可能有点过头了。

“好了,你们开会吧,不用管我。”徐川坐在武薇的下手,大部分人站在那根本不敢动。

“你们不用理他,坐下,我们开会。”,敢这么说的当然只有武薇一个。

会议的过程是无聊以及枯燥的,在他们进入工作状态之后,就没人关注徐川了,徐大少爷毫不意外的困了。

唉,果然不应该答应她来的,这是徐川在睡回笼觉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不知道过了多久,徐川觉得自己的小腿上挨了一脚,他下意识的摸向腰侧平时枪套的位置,然后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然后他就看见一群人坐在那正悻悻的看着他。

“呵,不好意思啊,我睡着了。”徐川有点尴尬。

一帮人在那配合着笑着,“没事,没事……”

这场面让武薇捂着额头觉得好丢脸。

“我们的会都开完了,徐总说说有什么指示吧。”,武薇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哈?指示,没有,没有,武总说的已经很全面了。”,说个屁,他都不知道刚才说了什么。

武薇瞪着他,“必须说。”

徐川很无奈,“好吧,好吧,那我说两句。”

徐川在座位上直了直腰,看着所有人拿着笔记本正等着他的指示。

“不好意思啊,我昨天刚从国外回来,正好在倒时差。”先解释了一下自己睡着的原因,他当然不能说武薇主持的会议太过无聊了。

一群人连忙说着没关系。

“其实我也不清楚要说点什么,基金会的工作我还是比较放心的,我就再强调一点吧,还是那句话,我给你们的待遇是这个行业里最好的,当然了,不能贪钱这一个规矩是别的基金会没有的。”

“如果你们不能认同这一点,就尽早离开,别到时候弄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我懂,比如你们出差住五星级酒店,不过私自改了四星的,然后倒票赚个差价,这我可以理解,但是五千块钱的咖啡杯我就不能理解了。”

“我的要求很简单,每一笔钱用到那些需要的人身上,别搞一些乱七八糟的,要是有人拿了我的钱给自己买辆玛莎拉蒂,我就亲自开着玛莎从他身上压过去。”

徐川说的很不客气,因为基金会跟UC科技或者是UC传媒是不一样的,他们不产生效益,但是却经手大量的钱款,他们想贪钱实在是太容易了,所谓财帛动人心,徐川也从来不去考验人性。

把丑话说在前面,你要是觉得做不到,那就出门右拐,就这么简单。

武薇的性格太柔弱了,这件事他必须当这个恶人。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武薇感觉自己很头疼。

“好了,就这样,散会。”武薇只能让大家赶紧散了,再让他说下去,那几个心里承受能力差点的就该哭了。

众人如蒙大赦全部起身,陆续的走出会议室。

武薇看着徐川,“你就不担心这些人出去就辞职吗?”

徐川摇了摇头,“不会的,我出的薪水是这个行业的两倍,而且工作也不累,除了考公我实在想不出来还有比这更好的工作了。”

他做事一直是这样,给最高的价格,要最好的效果,谁敢拿钱不干事,就让他十倍的还回来。

武薇对他真的很无奈,不过她非常清楚,基金会到现在为止都没出过什么纰漏,跟这家伙的做法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她也就是吐槽一下而已。

只不过武薇有点为徐川不值,本来是一个提高名声的事情,他做的就跟什么秘密事业一样,从来没有宣传过,就是名字起的都跟UC不一样。

“不是这样的,有些东西你自己宣传当然可以,但是,最好是让别人自己发现,至于名声这种东西我其实不怎么在乎。”徐川是真的不在乎,他每年抢的黑钱不计其数,很多都来不及洗干净,这些钱不如通过基金会花出去。

这些钱不白花,就像在金三角的项目,通过一些数额极少的无息贷款,安布雷拉已经捆绑了当地很多的年轻人,这些人最后都会进入当地的工厂打工。

流程一点都不复杂,安布雷拉通过基金会给一些家庭提供没有利息的贷款,这些农户可以选择种植经济作物还钱,也可以选择进厂打工还钱。

一些家里有需要上学的孩子,也可以申请助学贷款,当然这就是一个长期的项目了,基本上只要是想上学的,可以支持到初中阶段,之后要看学习成绩重新评估资格。

还款方式是多种多样的,直接还钱当然可以,也可以选择给安布雷拉打工。

那么有人赖账怎么办?当安布雷拉的两个火葬场是摆设吗?

武薇知道这个人的个性有多拧巴,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国内的项目当然就不能这么简单粗暴了,这也是基金会今年的工作重点,偏远地区的教育问题。

上一章书籍页下一章

从红海行动开始的文娱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从红海行动开始的文娱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6章 基金会(求收藏求推荐票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