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非敌

第459章 非敌

他们二人利用青衣楼所行之事,贺令姜清楚,他们自然也无从否认。说是为着更快地探清贪腐之案,可其间目的,双方都是心知肚明。

只是,心知肚明归心知肚明,这话却要说的漂亮。

“贺家本不愿被人利用来争权夺利,不过,既然咱们此番目的一致,其余种种贺家自然也不好再多做计较。”

贺令姜看向太子,感叹道:“正如殿下一般,贺七如今之举,亦是为了给邵阳百姓一个交代。”

“世间难得双全法。你我想借着这次机会将那国之蛀虫、硕鼠彻底清除,必然要下猛药,有些许不够尽善尽美的地方,实属正常。”

“可若是囿于圣人心意,举棋不定,任由机会白白流逝,殿下您想实现心中所想,怕是要再蹉跎许久吧?”

“您觉得,下次还会恰好有这般好的机会摆到您面前吗?”

太子眸中一缩。

贺令姜所为许是当真是不认同父皇的意思,为了尽贺家探查之责,彻底揪出事涉贪腐的幕后人,给百姓们一个交代。

可他却是要扯下端王,叫他再无力与自己争那储君之位。

两者目的可谓完全不同。

不过,有句话贺令姜却是说对了,下一次,未必会有这般好的机会了。

依着他的想法,他是想要趁机让端王彻底失势的,即便不能成,也能让端王在朝野内外再无名声,不得人心。

若能如此,让父皇责骂他几句不顾手足之情,甚而罚他一罚,他也乐意。

毕竟,这么多年了,自他登上太子之位后便一直战战兢兢,眼瞅着父皇对他失望不满,对端王却愈发信任重用。

在此之前,他一直担心,有朝一日他这太子之位是不是就要被端王抢了去。

贪腐案可谓是递到他眼前的大好机会,无奈他手上并无端王贪腐的实证,永穆也劝他不要轻举妄动,他只好按捺了下去。

老实说,对于今日朝堂之事他心中虽惊诧无比,也害怕父皇事后怪罪于他,然而内心却是有些掩不住的高兴的。

一招揭了端王的画皮,看他还怎么摆出那幅贤明能干的模样!

“如此说来,孤倒要谢谢你助我一臂之力了?”太子冷哼一声,语气中的怒意却渐渐消了。

永穆察觉到他的变化,不禁暗自皱眉,这个蠢货!

她就知太子只看得到眼前利,若说皇帝先前不知他们所为也便罢了,可皇帝既然亲自问责过他们,便有意是让他们知趣些,且谨言慎行。

可一举拉下端王的诱惑着实是太大了,太子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到底按不住,贺令姜不过忽悠他两句,他就这么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永穆冷冷看向贺令姜,出口的话语亦是别有深意:“皇兄谢不谢你,暂且不说。只是昨夜那传话的侍从还有密令上的私印……贺七娘子,本宫倒很好奇,你是如何将手伸到皇兄身边的?”

果然,此言一出,本来对贺令姜略有和色的太子瞬时又冷凝起来。

弹劾同歌谣之事,他可以暂且不计较,然而贺令姜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手伸到他身边,他不得不警惕起来了。

“哦?公主原来好奇这个呀?”贺令姜解释道,“世人皆有畏惧,我不过是侥幸拿捏了一名太子府侍从,这才叫他依言行事。”

“至于那私印……”她望向太子道,“殿下还记得您当初与临川郡守柳渊的书信往来吧?贺七有幸见过一次,便记下了。”

“本是想试一试而已,不成想殿下您竟未曾更换私印,倒是叫行事顺利许多。”

太子闻言不由一哽,合着是自己未曾及时更换私印,反倒叫她得了机会假传他命令?

贺令姜诚恳道:“殿下放心,贺七对您绝无窥探之意。”

“只是眼见着第二日圣人便要家父对邵阳贪腐结案定刑,错过这次机会,也不知何时才能将真正的幕后人揪出来,还百姓一个清明。贺七心中焦急,因而才行了些特殊手段。”

“未及与殿下相商,还请殿下见谅才是。”说罢,贺令姜朝着太子郑重一礼,以示歉意。

永穆眼中一深,继续质问道:“既然心急,为何不直接以贺家之名上呈账簿,偏偏要把皇兄拉下水?贺七娘子,你这心思未必有那么单纯吧?”

贺令姜闻言不由轻声笑了,她直起身看向永穆:“心思单纯?公主对贺七有什么误会不成,何时竟会觉得我乃心思单纯之人?”

太子与永穆闻言都不由一默,如此爽快地承认自己心思不纯的,还真是少见。

贺令姜道:“这青衣楼之事且不提,先前端王府办满月宴,赵三娘子那事是公主所为吧?”

“无论我与赵三娘子哪一个名声受损,贺家、赵家甚而端王府都要争起来,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公主打的不就是这个主意?此事后来虽被我侥幸化解,可公主这番苦心我却一直不曾忘怀。”

“我自认与两位殿下非敌,但两位待我也算不得似友。公主觉得,我如今缘何要冒着让贺家得罪圣人的风险,去为两位作嫁衣裳?”

她望着永穆悠悠道:“人啊……既然想得好处,自然也该有承担风险的觉悟才是……”

“你!”永穆眼中一厉,正想开口斥责,却被太子出言打断。

“算了,永穆。”

太子不得不承认,贺令姜说的确实有道理。

他自临川之案后,对贺令姜以及贺家都没有什么好印象。后来永穆与他走得近了,话里话外更是贺家有意与他作对的意思。

可如今细细想来,除却临川那次贺家无意间揭出私采铜铁案,导致他被父皇大骂禁足外,此后贺家行事倒并未怎么得罪他。

这以后,贺家主要是针对神宫行事,后来的几桩案子,倒阴差阳错地将端王一方的势力削弱了几分,也算变相地成全了他。

反倒是永穆私下里暗暗针对贺令姜不少。

太子微微皱眉,正如贺令姜所言,他与贺家非敌。

弹劾之事中贺七之举,虽然逾矩了不少,可如今她一人前来解释缘由,未必不是一种示好。

既然如此,那贺家有没有可能成了他的友呢?

要知晓,这朝堂之上,从来没有永恒的敌人之说。

上一章书籍页下一章

掌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掌术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9章 非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