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试探的药剂!

第492章 试探的药剂!

第492章试探的药剂!

张仁斌的话刚说完,张逸的面色就发生了变化。

张逸急得接连向张仁斌使眼色,一副马上就要开口的模样。

张逸刚刚用这一年多囤的积分,兑换完宗师级药剂。

现在张逸的手中连一点积分都没有了。

这一年多张逸在囤积分的时候,着实苦了自己。

两件灵器破损都没有选择填补。

现在张仁斌提出降低宗师级药剂的兑换积分,张逸的利益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张仁斌狠狠的瞪了张逸一眼,制止了张逸的动作。

张仁斌在心中暗骂了一声。

张逸跟在自己身边这么长时间,竟然连一点长进都没有!

自己怎么可能会不顾张逸的个人利益?

在场最近置换缔造宗师资源的不仅张逸一人。

自己在提出这个决议后,这些人的利益与张逸一样都受到了损失。

因为羁风旅团的成员都知道张逸和自己之间的关系。

张逸最近兑换缔造宗师资源提升实力又颇为高调。

张仁斌不好让大家觉得自己过分的维护张逸,以权谋私。

所以张仁斌在抛出这个决议后,需要等其他那些最近耗费了大量积分的旅团成员提出不满,然后顺势给出解决的办法。

张仁斌的威望就是这么积累起来的。

事实正如张仁斌所预料的那般。

那几名近期花费了大量积分的成员,纷纷表达了不满。

羁风旅团内部的积分可不像清道夫成员,在焚化屋内焚化异兽尸骸赚取积分那么简单。

一名正式的清道夫成员只要不贪功冒进,在安全方面百分百不会受到威胁。

但是羁风旅团成员的积分,是在一次又一次死里逃生中积累出来的。

每一次积分的累计都万分凶险。

有不少成员的身上直到现在,还有着许多老伤。

因此哪怕是再阔气的人,也不可能让自己获得的积分白白浪费掉。

张仁斌在听了这些成员七嘴八舌的抗议后,用手重重的敲了两下桌面。

“你们所说的情况我确实应该予以考虑。”

“不如这样吧!”

“待我重新定好那些宗师级药剂的价格后,按照原本的价格去等比缩减一年内你们花掉的积分。”

“然后将这些积分返还给你们。”

“我想这样大家应该没有异议了吧!?”

张仁斌在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就知道,肯定还会有人提出异议。

因为那些在一年外花费大量积分兑换宗师级药剂的成员,还是会觉得心里不平衡。

果然张仁斌的话音刚落,一个头上有一道明显疤痕的大汉便粗声粗气的说到。

“大哥,我的积分是在十四个月前花光的。”

“我把这些积分全部梭哈掉,用来兑换药剂提升了我的那只盾甲犀龙。”

“我这只盾甲犀龙不知道在这一年里保护了多少人!”

“难道我的积分就这么白白的浪费掉了,连一点折扣都没有?”

在羁风旅团中,张逸叫张仁斌大哥是因为二者之间真的有血缘关系。

其他人叫张仁斌大哥,完全是出于对张仁斌的尊重。

庞峰是羁风旅团的老人,但是张仁斌对庞峰的印象一直都不太好。

庞峰总是会提出一些让张仁斌难办的要求。

不过好在庞峰这个人大大咧咧的,张仁斌就算怼庞峰一顿庞峰也不会记仇。

这让张仁斌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时常会拿庞峰开刀。

庞峰的性格也让张仁斌总能找到开刀的机会。

张仁斌厉声说到。

“老庞,我一年前也把积分花了个精光,用积分兑换了缔造宗师资源和灵器。”

“如今兑换到的那几件灵器都已经磨损,找锻灵师修复还额外花费了我一笔钱。”

“我怎么没在考量的时候,把我自己的花销也折算回来?”

“这一年多老庞你的积分也囤积了不少,足够你再次去兑换药剂了!”

“要是大家都这么算计,干脆把积分算到旅团组建的时候好了!”

张仁斌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一脸的正气凛然。

在明确摆出自己也放弃了利益的情况下,庞峰不再去纠缠这件事。

可张仁斌的表演还远没有结束。

张仁斌很擅长去利用其他成员帮自己树立威信。

“老庞,刚刚你的那一番话让我想了很多。”

“你说你把积分花在了你的那只盾甲犀龙身上。”

“盾甲犀龙这一年保护了团队的不少人。”

“你要记得,你是一名防御系御兽师,你的责任就是保护团队成员的安全!”

“在你成功保护了其他成员的情况下你可以骄傲。”

“那有些成员在你的保护下身死,你是否也自责过?”

“在场的每个人通过团队赚取的积分,最终都花在了团队中。”

“不然我们羁风旅团如何能有现在的发展!?”

张仁斌这番义正言辞的话,让不少旅团成员在看向张仁斌的时候,脸上都露出了信服的表情。

张逸见状带头鼓起掌来。

张逸向来都不是一个会轻易服人的人,但是张逸却很服自己的表哥。

张仁斌把积分花在了哪里别人不知道,张逸却十分的清楚。

张仁斌所兑换的缔造宗师资源并不是药剂,而是一只花了高价从明辉宗师那里好不容易才帮忙培养出的御兽。

这次张仁斌和建木交易的只有缔造宗师药剂,这兑换御兽所花费的积分自然是没有办法折扣的。

否则以张逸对张仁斌的了解,张仁斌会把时间定在两年内!

在张逸鼓掌后,不少旅团成员也自发的鼓起掌来。

另一名副团长杜勇见状什么都没有多说,但是眉头却暗暗蹙了起来。

杜勇很清楚张仁斌这些年的做法,以及对自己在暗中的打压。

但是张仁斌大势已成,并且除了有些自私以外会顾全团队的利益。

这让杜勇一直选择隐忍。

杜勇很清楚自己一旦和张仁斌发生冲突,最终一定是自己会被踢出团队。

确实有几个人一直坚定的站在自己这一边。

可站在自己这边的人和站在张仁斌那边的人根本不成正比。

庞峰就算是自己这边的人,可看着庞峰吃亏杜勇却没有能力说什么。

张仁斌摊了摊手。

“大家这个掌不用再继续鼓了,我做事一向以团队为主。”

“这次能够获得一条缔造宗师渠道,也算是我拼尽全力为了团队搏到的福祉。”

“一会杜勇你一同随我去准备交易的物资。”

“等准备完之后,明天中午前由你与我一同前去交易!”

“其他人好好的在润潮海阁内疗养。”

“当我们用这批缔造宗师资源强化完自身的实力之后,我们直接朝东往星月峡谷那边探索!”

“看看能否找到一些未被发掘的古战场遗迹!”

“之前我们每一次与缔造宗师交易,做的都是一次性的买卖。”

“这次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进行一番突破,尝试与一名缔造宗师缔结友谊达成长期的合作!”

“这样之后在有队员需要某种宗师级药剂的时候,不用再特意的去等。”

“而是可以直接进行预定!”

“所以我们之后要加把劲,多多收集一些珍贵的物资去换取交易的机会!”

张仁斌一直都有提高团队探索风险度的想法。

提高了团队探索的风险度,才更方便张仁斌去获取资源。

只是一直以来杜勇都不赞成张仁斌的这个想法。

张仁斌不想在这种事情上与杜勇产生分歧。

杜勇代表着羁风旅团一部分成员的想法。

有一些成员厌倦了风险,但是风险往往与收益并存。

若是羁风旅团害怕风险,那整个团队只会不断的走下坡路!

这次张仁斌打着缔造宗师资源的旗号,杜勇若是提出反对就等于是杜勇不希望团队进步。

从私人的角度考虑,团队探索的风险越高,张仁斌个人谋私的资源也就越珍稀。

况且张仁斌的实力是整个旅团中最强的,就算遇到危险张仁斌也不用担心!

杜勇听到张仁斌的话叹息了一声,最终也没有提出反对的意见。

而是对着张仁斌拱了拱手。

“既然时间紧急,那我们现在就去准备吧!”

张仁斌闻言压了压手,示意杜勇稍安勿躁。

又将会议延续了十分钟,才主动提出了散会。

张仁斌这么做依旧是为了打压杜勇。

这样长久下去会让羁风旅团的成员下意识觉得,杜勇这个副团长的话不管用,自己这个团长说的话才管用!

张仁斌不仅自己打压杜勇,有时还会帮张逸对杜勇进行打压。

三年前张逸刚刚成为副团长的时候,所说的话和杜勇相比完全没有分量。

可现在张逸已经能够和杜勇分庭抗礼了,甚至有的时候比杜勇说的话还要更有分量!

杜勇跟在张仁斌的身边,看着张仁斌脸上挂着的笑意心中十分的笃定。

张仁斌这条缔造宗师渠道定然是才刚刚获得的!

若非如此以张仁斌的性格,早就端着这条渠道拿出来显摆了!

心中虽然明白,但杜勇却并没有去抢夺张仁斌渠道的想法。

一来张仁斌不可能给自己机会。

二来自己要是这么做了,张仁斌百分百会与自己翻脸。

杜勇还不想与张仁斌走到这一步。

杜勇有野心,但更想在羁风旅团中好好的生存下去。

就在杜勇心中思量的时候,只听张仁斌低声说到。

“阿勇你是羁风旅团的副团长,是羁风旅团的二号人物。”

“阿逸入团的时间尚晚,论资历远不如你!”

“我们两个虽无仇怨,却总觉得彼此之间不够亲近。”

“你若是对我有什么看法,可以直接告诉我!”

张仁斌的这番话听起来没有任何问题,却让杜勇的心中一紧。

自己与张仁斌在意见上一向有分歧,这种分歧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张仁斌也一直在打压着自己,竭尽压缩着自己在羁风旅团内的生存空间。

现在张仁斌看起来像是在示弱,可实际上这是吹响了对自己总攻的号角。

今天自己若是不臣服于张仁斌,张仁斌绝对会想办法把自己踢出羁风旅团!

张仁斌已经料到了杜勇不会立刻回复自己的话。

这一次张仁斌并没有给杜勇多少思量的时间,而是继续说到。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阿勇,你在我的心中是俊杰的不二人选!”

“在任何团队中,俊杰都能获得比旁人更多的利益。”

“而我也不想花费心思再去培养第二个俊杰了!”

说话间张仁斌拿出了一瓶暗元素药剂,递向了杜勇。

脸上面无表情的看着杜勇。

杜勇心中一凛,好一个识时务者为俊杰!

张仁斌说自己是“俊杰”,是让自己识时务的去听张仁斌的话。

“俊杰”能够获得更多的好处,是张仁斌对自己的许诺。

杜勇抬眸看向了张仁斌,丝毫不怀疑张仁斌刚才说的把自己踢出羁风旅团,然后再培养出一个俊杰来只是一句威胁。

以现在张仁斌在羁风旅团内的声势,确实有这样的实力。

特别是在张仁斌搞定了一条稳定的缔造宗师渠道之后!

之前在与一名缔造大师合作的时候,羁风旅团拿出了不菲的资源去与那名缔造大师交易。

最终张仁斌说只换得了十五瓶暗元素药剂。

可在杜勇的计算中,换到二十瓶暗元素药剂都是少的!

羁风旅团在将每种资源收纳起来的时候,都会对这些入库的资源进行编码。

那十五瓶暗元素药剂上的编码是杜勇的亲信亲手打上去的。

到了大师级别的缔造师,很喜欢打造特殊的药剂瓶。

然后会在药剂瓶口会印上自己的名字。

张仁斌递向自己的药剂瓶,正是那名缔造大师的制式药剂瓶,可瓶口处却没有编码。

显然张仁斌把自己当成了“俊杰”,这瓶递向自己的药剂既是向自己的坦诚,也是在和自己分赃。

自己只要接过了这瓶暗元素药剂,就代表自己今后将要和张仁斌同流合污,成为了张仁斌的同谋!

一同在资源入库的时候,把部分资源偷偷留在自己的腰包中。

一时间杜勇心乱如麻。

张仁斌等了杜勇将近一分钟的时间,见杜勇没有伸手的意思。

张仁斌重重的咳了一声,晃了晃手中的这瓶暗元素药剂就要往后缩。

杜勇在这最后关头探出手,一把抓住了张仁斌的手腕。

然后将这瓶暗元素药剂拿在了手中。

(本章完)

上一章书籍页下一章

疯了吧!你真是御兽师?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疯了吧!你真是御兽师?
上一章下一章

第492章 试探的药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