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月下情初生

第四百一十九章 月下情初生

,凡女仙葫

叶天源的眼睛,在微醺的夜色中,比天上的星子还要明亮,又多了些清寒,只是这些清寒仅仅浮在表面,眼底,却是一片火热。

莫清尘在这灼人的目光下,渐渐收敛了笑意,默默垂下眼眸。

她以前,也是知道落阳师兄的情意的,可是那时却能淡然处之,为何现在,倒有些不自在了呢?

见莫清尘垂首,叶天源原本要伸出的手就僵在了半空中。

犹豫了良久,还是悄悄缩了回去。

一时之间,二人倒是沉默起来。

火乌鸦在灵兽袋里急得来回乱窜,口中不停骂着:“这个笨蛋,可急死我了,可急死我了,上次我是怎么教他的,女人嘛,你越把她供着,她越端着,直接行动,只要第一次没挨抽,那肯定意味着她心里有你啊,就等着你来第二次、第三次,第无数次呢!”

小角听的一愣一愣的,憨憨的道:“无月姐姐,你在说什么呀?”

火乌鸦用翅膀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小角的大脑袋:“大人说话,你听着就行。”

小角委屈的用后腿坐下,把大脑袋挣脱火乌鸦的魔爪后转过头去,一副赌气的模样。

“小角,小角——”喊了几声小角还是不搭理,火乌鸦就是个话唠,只得解释道,“行了,我告诉你,我是在着急落阳真人不会追主人啊,气他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小角这才扭过头来,忽闪着大眼睛,一脸崇拜:“无月姐姐。你真厉害,连这些都懂。”

享受着小角崇拜的目光,火乌鸦得意的点点头,心中却暗道。厉害个屁啊,想当年老娘追了不知多少公乌鸦,就没一个成功的。

唐慕辰那家伙虽然是个衰神。可是这方面还是很厉害的,也不枉自己拉下脸来讨教一番。

落阳真人啊,你可别辜负无月一番心意啊。

也许是听到了火乌鸦的怨念,叶天源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师妹……”

莫清尘抬头,一双桃花瞳格外清亮,都能映出小小的人影。

叶天源顿时忘了原本要说的话,在莫清尘的注视下有些手足无措:“那个。夜很深了,我们睡吧——”

说到这里戛然而止,脸色通红。

莫清尘嘴角一僵,对叶天源还算了解,她显然知道他这话并没别的意思。恐怕,就是想随意起个话题吧。

火乌鸦笑的直打跌,忽然觉得以后自己的日子将会美妙起来。

得意忘形之下被莫清尘发现了窥视,以心神喝止道:“无月,你是不是皮痒了?”

火乌鸦笑的暧昧无比:“主人,夜深了,你和落阳真人早点睡吧。”

说完立刻切断了与莫清尘的心神联系。

莫清尘无奈摇摇头,为什么自己身边的就没有正常的,包括灵兽?

叶天源见莫清尘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轻轻抿了抿薄唇,仰面躺在草丛中,目不转睛的望着夜空。

莫清尘也并排躺了下来,好一会儿没见叶天源说话,感觉气氛有些压抑,转过头去。就见他看着星空出神。

漫天星光伴着月色洒落在他周身,脸上明明暗暗,有种说不出的落寞。

“师兄,你有心事?”莫清尘有些不解,刚刚不是还好好的么,莫非是触景伤情?

想到这里也抬眼望着满天星辰,心中却在想着到底什么事引起了叶天源的沉默。

叶天源侧过脸,盯着莫清尘线条美好的侧脸,声音很轻:“师妹,我……是不是太笨了,连话都不会说……”

莫清尘也侧过脸:“没有啊,师兄这样甚好。”

“果真?”叶天源的眼睛亮了起来。

“果真。”莫清尘眼睛笑得弯弯,犹如月牙。

叶天源一动不动的望着。

莫清尘有些局促起来,两个人离得,是不是近了点儿?

她下意识的想离得远一些,手却忽然被叶天源握住,随即一股男子独有的凛冽气息铺天盖地而来。

这样熟悉的气息伴随着真火的躁动,令莫清尘大脑有瞬间的空白,随后就感觉微凉的唇印在了她的唇瓣上。

莫清尘一惊:“师兄……”

也许再懵懂的男子在这方面都是有天分的,她一张口,对方的舌竟然趁机而入,与她的丁香纠缠起来。

这样的缠绵,是莫清尘从没体会过的,她使劲推了推,却推不动那具看起来有些清瘦,实则肌肉紧致的身躯,下意识的去捶打,叶天源却一个翻身,竟然压了上来。

莫清尘被亲吻的头晕乎乎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板砖出现。

她手扬了又扬,板砖却始终没有落下来,最终悄无声息的收了回去。

她这是怎么了,难道被亲也是会习惯的么?

莫清尘迷迷糊糊的想着,觉得二人这样是不对的,她又不喜他,怎么能任他轻薄……

叶天源紧绷的身体松弛下来,他本来已经做好了挨抽的准备,师妹却把板砖收了起来。

这么说,她,她对自己也是有心的么?

想到这个可能,叶天源就觉得心口被填的满满的,以往那些忍耐,那些辗转反侧,那些忐忑不安,都被一种叫喜悦的情绪赶走。

他的喜悦直接化作了行动,越来越灼热的吻雨点般落下,一双骨节分明修长如竹的手轻轻抚上身下人的腰。

身下人发出细微的喘息,腰肢不可思议的柔软,在他的轻抚下微微颤抖。

叶天源只觉自己要爆裂开了,竟然比那日中了媚毒还要难以忍耐。

不自觉的,喉咙间溢出低低的“嗯”声。

莫清尘微微睁开眼眸,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张脸。

他的脸色不像平日那样清冷白皙,反而染上一层情动的绯红,就好似万年的冰,终于妖娆的融化在了春光里。

莫清尘只觉心脏狠狠跳了一下。

这突来的悸动令她有些不知所措,就在茫然间,下腹感到一股灼热。

那灼热胡乱撞击着她,有些闷疼,却令她的心跳更加快起来。

她一定是病了吧,还是无月那个家伙,偷偷给她下了媚药?

莫清尘胡乱想着,身子忽然一弓,胸前的一枚樱桃已经被他含在口中。

“师兄——”莫清尘眼睛睁得很大,可体内却有一股热流在游窜,生生把她想说的话冲散,神智不复清明。

朦朦胧胧间,一件件青衫被褪下,不知晓是她的,还是他的。

“师……师妹,我可以么……”

叶天源声音轻的若有若无,时断时续,莫清尘却听得分明。

“不……可以……”胸前的樱桃被含弄,莫清尘话根本说不完整。

叶天源愣住,这,到底是可以,还是不可以?

他正有些不知所措时,莫清尘身子恰好动了动。

一股令人战栗的感觉从下面猛地冲上来,把他最后一丝犹豫也淹没。

他的大手往下移去,按上光洁饱满的丰腴,随后把身下人的身子翻了过来,引入眼帘的,是光洁优雅的脊背。

叶天源眼神一紧,双手柔软滑腻的触感令他再难自制,微微提起身子凑了上去。

被他的灼热抵住时,一副画面在莫清尘脑海中猛然闪过,那是两具交缠的身躯。

一人一头银丝,趴在大石上,另一人按着他的后腰,在身后深入浅出。

莫清尘猛地惊出一身冷汗,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一抬脚把叶天源踹了出去,迅速穿上衣衫。

老天,要真是她想的那样,真被他……那她也不要活了!

叶天源一脸错愕,却很快恢复了冷静,默默无声的把衣衫穿好,就在被莫清尘踹飞的那个地方盘膝坐下来,抿唇不语。

夜色中,脸色白的就如落在花木上的月光。

莫清尘同样僵硬的坐着一言不发。

她知道,落阳师兄定然是被伤到了,可是她怎么解释?

难道要对他说,是我担心你弄错了地方才踹飞你的,你要是没弄错,我就愿意了?

这话,打死也是说不出口的。

活着,就更没法子说了。

那就静坐吧。

打定主意的莫清尘同样盘膝而坐,还闭上了眼睛。

想要修炼打发时间,却发觉心中难以平静,根本无法入定。

饶是如此,她也始终没有再睁开眼睛。

时间可不管旁人觉得它是快还是慢,不为任何事物牵绊的流逝着,天色总算慢慢明朗了。

莫清尘缓缓睁开眼,见叶天源还是一动不动坐在不远处,眉梢眼角还有发丝上挂着颤巍巍的露珠,他的睫毛,同样微微颤抖着。

莫清尘知道,这一夜他的心要比自己更加煎熬,可她,却实在没脸解释。

递过一颗粉色拟容丹,莫清尘的声音出奇的平静:“师兄,我们回去吧。”

叶天源睁开眼,接过拟容丹毫不迟疑的吞下,声音有些黯哑:“好,我们回去。”

见叶天源走在前面,身姿如松,挺得笔直,不知为何,莫清尘却觉得有些难受,张了张嘴,终究什么都没说。

“师兄,今日又到了比武之时,清尘先走了。”进了房中,莫清尘说完便匆忙离去,几乎是落荒而逃。

一出门,正迎上唐慕辰。

感谢魔界冰月、乐微凉、水墨凝、又见宽宽……薇、不肯嫁春风……几位童鞋的打赏。RQ

上一章书籍页下一章

凡女仙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凡女仙葫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百一十九章 月下情初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