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这个杀手不太冷2

第115章 这个杀手不太冷2

宠物名为毛,貌似是一只狼犬,它只听揍敌客家族的命令。

木木野站在门外,有专门的的管家来迎接他,对方名为亚麻音,一举一动都优雅且有礼。

这就是大家族的管家魅力了,之前的消息传来他是个少女,所以派来的人也是名女管家。

小废物懵懵懂懂的,就跟在对方身后走。跨越一片大森林,微微有些鞋跟的皮鞋走得他脚疼。

这还是在行李箱都由亚麻音提着的情况下,要是换他自己动手,现在更得累死。

“还有多久才到呀?亚麻音姐姐~”小废物的速度逐渐慢下来,他终于绷不住了。

反正小废物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他一直都是能躲懒就躲,丝毫不掩饰自己。

亚麻音就算心里说他娇气也没关系,毕竟都是事实嘛。

“很抱歉,没有考虑到您的体力。不过已经不远了,再走一段距离就是招待客人的别墅了,还请您稍作忍耐。”亚麻音轻声回答他,没有表现出半点不耐。

而这,就是大户人家表现出现的体贴了吧。

漂亮的少女抿了抿柔软的红唇,乖巧地点头:“好吧,多谢了。”

亚麻音的脑海里也浮现出了和皆卜戎相似的想法,这位小姐和揍敌客家族大相径庭,他们真的能友好相处得下去吗。

基裘·揍敌客,他的大姨,揍敌客家的当家主母已经在那儿等候已久了。

她刚生育不久,强健的身体却恢复得很好,现在就能下地行走,还因此来专门迎接自己。

对方穿着紫色的蓬裙,领口和袖子边上都有白色蕾丝。戴着宽檐帽子,丝绸束缚的艳丽羽毛扎在帽顶。眼睛上戴着电子眼,露出精致苍白的下半张脸和艳红的嘴唇。

她手上拿着一把小洋扇,不过几秒的时间就从门口走到了木木野面前,后者都没得来看对方是怎么移动的。

“你就是我妹妹的女儿?”冰凉冷硬的扇柄抬起了他的下巴。

小废物微微哆嗦,“是的,大姨。”

那双电子眼凑近了自己,还闪过红光,木木野更麻了。

“等你很久了,赶路一定很累了吧。亚麻音,还不快带小姐下去休息。”对方骤然站起身,对着旁边的女管家吩咐道。

旁边还有其他侍女,并不只是光有管家。就像梧桐身边就带着他的下属,打理整个揍敌客家族的山头。

小废物被基裘忽冷忽热的态度搞得很懵,对方又倏地拔高声音让女管家动作快些,登时他就吓得微颤。

自己的大姨好像有点古怪。

“那我就先告退了,等会儿再来拜访您。”木木野小心谨慎地琢磨自己的话,很有礼貌地告退。

揍敌客家只有基裘在这时来见了他,不过也很正常,他又不是特别重要的贵客。

只是娘家过来投奔大姨的小可怜而已。

小废物跟着亚麻音去了自己的房间,这一大片山头都属于揍敌客家,要建房子还是别墅都简简单单,因此他们最不缺的,就是住所了。

他刚走进房间,还没来得及躺下,亚麻音就告诉他:“木木野小姐,今天夫人为您准备了一个欢迎宴,到时候揍敌客家都在。希望您做好准备,一定要按时抵达。”

腿软头疼的小废物更头皮发麻了,他真的好像摆烂,但是事实不允许。

“好的,谢谢你的提醒啦。”

明明那么有气无力,可还是要表现出活力的样子,亚麻音没忍住弯了弯眼睛。

咸鱼瘫的小废物在对方走后就把自己砸在了柔软的床上,懒洋洋地瘫着不想动弹,他的裙子都撩到了大腿根上,也不甚在意。

幸好在场的人就只有他一个,以及不懂人类审美的AI。

【不要摆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揍敌客家都欣赏努力的人,他们不会喜欢咸鱼的。】系统挥舞着小皮鞭。

小废物想蒙住耳朵不听不听,【我已经很厉害了,至少我愿意来到被家长当恐怖故事来哄小孩的枯枯戮山,而且待会儿就要见到反派了。】

他柔软的脸颊贴在床铺上,挤出来一部分肉乎乎的感觉,后知后觉地问道:【对了,反派现在多大啦?】

系统扒拉自己的资料库,理直气壮地告诉他:【十四岁了,离十五岁也不远。】

小废物摸着自己现在稚嫩的脸蛋,吐槽道:【好小。反正成年才能谈恋爱,我现在那么努力也没用吧。】

【你好歹支棱一下吧?!】系统恨铁不成钢。

每到一个新世界它就会鞭策一下对方,要不然这条咸鱼打死都不会翻一下身,前面要是没一根萝卜在他眼里吊着,小废物可以永远贯彻自己座右铭的后半句。

【好啦好啦,我知道的。】小废物挠挠脸蛋,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他只歇了几口气,进卫生间捧了一把凉水泼在脸上,先让自己清醒一下。

不得不说揍敌客家的财大气粗,就连客人的房间都宽阔豪华。旁边就是卫生间,空间赶得上小废物现实世界自己买的公寓里面的客厅了。

他刚拿纸巾擦干净手,就听见敲门声了。

小废物赶紧跑出去开门,一位面生的女仆在他面前躬了躬身:“木木野小姐,夫人请您到前厅做客。”

阵仗也算挺大,如果是一般的任务者怎么也会腿软心虚,还得强装镇定。

小废物无所畏惧,咸鱼到了一定的地步,就是遇上再大的苦难也无所谓啦,大不了就是被换到下一个世界。

他自我感觉良好。

系统冷笑,给他泼凉水:【你实在是太天真了。我前面说伊尔迷用念针杀人只是他这个人的个例,实际上揍敌客家的其他人解决掉一个人,都是生长手指骨骼,长出利爪从你的胸腔里掏出心脏。你低头去看自己破了一个大窟窿的胸口时,心脏甚至还在对方手里跳动。】

?!黑虎掏心吗这是。

小废物着实被系统这番恐吓给惊得毛骨悚然,不摆烂了不摆烂了,他再也不敢了。

…………

华丽的餐桌上,坐着揍敌客一家。

主位是席巴和基裘,祖父桀诺并不在场。旁边是大哥伊尔迷,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小胖墩,是二哥糜稽。

就连幼童弟奇犽都占了一个位置,奶呼呼的脸蛋上还有婴儿肥,除了糜稽看这个弟弟不顺眼以外,其他人扫过这个幼崽时,眼里或多或少都会闪过柔意。

就连他们自己都没发觉。

刚出生的柯特应该在婴儿房,而揍敌客家其实还有个孩子,只是小废物没看到。但这是别人的家事,他刚到,还处于寄人篱下的阶段,不能随便开口问。

小废物看到他们的第一眼,就觉得威严、冷漠,各种陌生的情绪杂糅在一起。

尤其是坐在首位的席巴,雪白的卷长头发及肩,是个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

庄严的大家族把自己锁定,小废物仍然能面不改色。

揍敌客家族就看见清新脱俗的少女慢慢吞吞走过来,她有一头及肩的短发,头上别着茉莉花发卡。脸上还带着清甜的笑容,生得唇红齿白,明艳美丽,是小小年纪就可以看得出来日后美貌的好皮相。

很乖很懂事地先过来问好,目光触及在双眼无神、但又明确可以看出是在注视自己的少年身上时,甜甜地喊了一声:“伊尔迷哥哥。”

少年手指微动,面无表情:“嗯。”

其实小废物贼乖,见到比他大的就乖乖喊哥哥,就连糜稽都喊了。不过伊尔迷有特异功能,自动把后者给忽视了而已。

小废物施施然地在基裘的指示下坐好,落落大方,没有表现出任何小家子气和害怕的姿态。

“我还给大姨和姨父待了礼物,伊尔迷哥哥和糜稽哥哥都有。”

木木野颔首,亚麻音就帮他把包装好的礼物发了下来,就连小小的奇犽手里都拿了一个。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个道理就算是岁小孩都知道,基裘摇摇扇子,勾着红唇不说话。

白发幼童已经伸手把盒子给拆了,是一个可拼拆的变形金刚玩偶,外观精美的制作和精细的零件,就知道价格不菲。

来之前小废物就或多或少了解了一下揍敌客家的人员构成,是通过他外祖母得到的消息。

二哥糜稽那里收到的是全球每年产出仅份的零食,拿到手的时候对方眼睛就亮了,差点控制不住流哈喇子。

至于大哥伊尔迷,小废物摸不准对方的喜好,就给对方准备了一包金针,或多或少也是他的心意了。

不管对方喜欢还是不喜欢,重点是他送出去了,还认认真真地挑选了许久。

基裘和席巴倒是没有拆开看,只是吩咐管家们可以上菜了。

“我知道小野是想成为一名杀手,但那实在是太难了,可不是你小时候玩的公主过家家哦。”基裘以扇掩唇,笑着说道。她的语气还算平稳,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小废物捏紧拳头:“大姨,我知道的。可是我有不得不这样做的理由。您就帮帮我吧,我不需要训练成像您和姨父这样的顶尖职业杀手,只要杀了那一个人就可以了。”

基裘停顿了几秒,没有多问,大发慈悲地说:“好吧,那就让伊尔迷带你吧。”反正她的长子几乎可以独当一面。

她现在的注意力都在奇犽和刚出生的柯特身上,况且伊尔迷已经可以先拿一个人做实验,之后再来带带他的弟弟们。

木木野就是那个最好的试验人选,还是对方赶着找上门的,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伊尔迷:“为什么?”

他的视线放在了木木野身上,白皙柔嫩的掌心,没有一丝茧。听亚麻音说,对方还因为从大门走到别墅而累得眼泪汪汪,是没有受到任何锻炼,只会拖后腿的存在。

念能力也没有开发出。

“你是哥哥,就该带着弟弟妹妹们。小伊,听话。”基裘一锤定音。

伊尔迷懒得反抗她,只哦了一声,神色看不出恹恹或者愤怒。

少女怯怯地朝他看了一眼,像是在害怕即将教导自己的大哥会不喜她。

朝着对方微微弯了弯眸子,讨好地笑了笑。

是很干净柔软的笑容。

收到目光的伊尔迷眸光微闪,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上的念针,看不出喜与怒。

木木野就开始讲他这段日子就凄惨经历,总的来说就是卖惨,人畜无害的小动物总是比凶猛残暴的野兽更容易让人放下警惕。

他现在的人设是母亲嫁给了东洋一位有钱的富豪,但是富豪父母却被兄弟害死了,自己因为是女孩,被认为没资格继承家产而逃过一劫。哪成想现在遗产都由他来继承,走投无路之下只要投奔母亲的娘家。

正好大姨是杀手世家,他就顺势住了过来。

“那个坏蛋害死了我的父母,还把我的家产都给霸占了!他说要一直打理,等我成年时才归还!”

“什么,你母亲也被杀了?!”基裘嗓音尖锐,抓住重点。

如果她没表现这么夸张的话,木木野就要以为对方是真心实意在为他妈妈难过了。

小废物抽了抽嘴角,他低垂着脑袋,只有可爱的发旋落入众人眼中。

大家都以为他是因为提起了伤心事在难过,所以没太怀疑。

“为什么不雇佣杀手?”席巴提问。

“我想亲手报仇,不想假手于别人。求大姨和姨父帮帮我。”少女咬了咬唇,“到时候我会将一半的家产作为支付报酬,绝对不会让伊尔迷哥哥白费劲的。”

守财奴的DNA忽然动了。

守着一大笔财富的少女不是拖油瓶,而是金光闪闪的珍宝。

单单只看木木野出手阔绰赠送给他们的礼物,就可以看得出富豪家庭的冰山一角了。

基裘扇着扇子,“都是一家人,哪里需要那么客气,就算不用钱,我们也会对你施以援手的。毕竟你的妈妈,可是我的亲妹妹。”

“那孩子真可怜,她实力可不弱,居然轻易就死了。”

似乎不经意地说起这话,她们都是从流星街出来的狠人,忽然就香消玉殒,确实令人难以相信。

“妈妈是为了殉情,她太爱爸爸了。”少女啜泣着,腮边滚落了一粒一粒晶莹的泪水,是特别可怜的姿态。

“这是妈妈给我的信物,还有小时候寄给外祖母的照片。”她的眼里似乎含着期冀,“不知道大姨有没有见到我小时候和妈妈的合照。”

基裘摇着扇子的手顿住,她唇上的笑容微僵,提高了音量:“当然,我可是看过你这孩子小时候多么可爱,现在一晃就长这么大了,快和小伊一样的年纪了。”

“好了,我们现在就不谈那些伤心事了。菜都快冷了,赶紧用餐吧。”

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基裘恐怕压根就没见过少女小时候的照片,她的演技实在不敢恭维。

不过无人会为了一件小事就拆穿这位当家主母。

“这是今天的晚餐。”亚麻音很有眼色地递过来一张纸巾,给小废物擦擦脸上的泪水。

他的脸粉粉嫩嫩的,一行清泪划过去,稍微粗粝的纸面滑过就留下几道红痕。

木木野看着面前香气扑鼻的饭菜,其实也很饿了。

他咽了咽口水,抓着手里的刀叉就准备开始干饭。

系统忽然在他脑海里出声:【这些食物都是有毒的。】

小废物:“???”

What?!

【揍敌客家族有要求,家庭成员必须锻炼出[毒抗性],因此会在食物中掺杂毒药,以此来提高身体的抗性。】

小废物看了眼那里乖乖坐在座位上干饭的白发幼崽,颤巍巍地问:【奇犽也要吃吗?】

【当然,毒性都是由弱到强,慢慢递增,你也不用太担心啦,你饭里面的毒剂量甚至比奇犽的都还要少一些,痛一痛忍一忍就过去了。】

木木野信了,结果吃到一半,他就因为食物中毒送到了家庭医生那里。

揍敌客一家可能都是首回碰上羸弱的正常人,一时间动作都有些凌乱,不过很快就镇定下来了。

医生迅速给木木野洗胃,才把他从死亡线给拉了回来。

“这孩子的肠胃太柔弱了,身体也……不如你们家族那么强大,应该不适合食用有毒的食物。”医生说得很委婉。

话里的意思却很明确,你们随便搞自己家的身体都没事,毕竟体能强大嘛。但是普通人可经不起你们这么折腾,尤其是细皮嫩肉、娇生惯养的孩子。

好在木木野不是揍敌客家族的人,就算遗憾他的实力不会太强,其他人也不会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只能接受医生的说辞,以后都不给木木野喂有毒的饭来养了。

木木野被接连洗胃、灌肠,折腾到了大半夜都没睡,他本就白皙的小脸这下更是煞白了,唇上血色稍淡,看上去就像是一尊易碎的珍贵瓷器。别人要是一个不注意,他就能破碎掉。

睁眼的时候,水色朦胧的眼睛里满是雾气,蔫答答的,从一朵明艳的小花变成了楚楚可怜的小白花。

是特别脆弱的生物。

伊尔迷凝视着他:女孩子都是这样的么?

小废物从昏迷中醒来,忽觉床头边立着一个人,他抬头就对上了一双黝黑无神的大眼睛,霎时间被吓得够呛。

无异于美艳厉鬼立床头了,属实是吓人。

“伊、伊尔迷哥哥。”细细弱弱的声音,就像是刚出生的猫崽子。

稍微大点声都会被吓死那种。

“你一直守着小野的吗?”少女很惊喜,本来柔弱无助的黑眸里瞬间泛起点点星光,耀眼夺目,“谢谢哥哥。”

伊尔迷默不作声地咽回了否认的话。

“我知道自己很弱,伊尔迷哥哥可不可以不要放弃我。我一定很努力的训练跟上你的脚步,一定不会拖哥哥的后腿。”

少女的脸大概只有巴掌大,几缕飘然的刘海翘在脸颊边,衬得肤肉更白皙了。

她的眼里有着哀求、期许,是身处黑暗世家的伊尔迷所不能体会的情感。

“可是你太弱了,你甚至连奇犽都比不了。”少年眼里没有丝毫情感,就算少女再可怜,也无法让冷血的蛇心生同情。

木木野的脸色一下就苍白了,他慌慌张张地抓住伊尔迷的手,“哥哥,你相信我,我还有救的。我尽量努力跟着你的脚步,您让我怎么训练就怎么训练。”

自从能独当一面、为担任一名顶尖职业杀人而做出努力,见到成效后,已经少有人能亲密地触碰到他了,除了他两岁多大的弟弟奇犽,就连老二糜稽都不能太靠近他。

弟弟们都在他的掌控之下,更多的是畏惧和惊恐。

柔软的、几乎没有骨头的手掌贴着他的,确实难以想象怎么会有人的手会如此滑腻细嫩,洁白美丽,又比寻常少女的骨骼更宽大,却是一样的丰润秀美。

伊尔迷歪着头,圆润得跟猫瞳相差无几的黑眸没有亮光,他道:“你说过,会把家产分我一半的。”

小废物暗中捏拳,不愧是你大反派,且不说他现在伪装的身份和揍敌客家的亲戚还没出代,就是先在以他孤女的角色,对方还来惦记他的财产,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他把强颜欢笑都掩饰过去,小鸡啄米地点头,生怕晚了对方又会改变主意。

“伊尔迷哥哥,你放心吧,小野会说到做到的。”寻常小废物,真实情况是家徒四壁。

好不容易接下这笔单子,完成之后就会有几亿的报酬,够他不愁吃不愁穿一辈子了,他想尽办法都要完成才可以呢。

最后拿不出钱也不能说明他撒谎了不是,谁叫反派接任务之前不好好调查一下委托人的身份呢。

少年时的伊尔迷稍显稚嫩,如果是十年后,二十几岁的伊尔迷就能轻易识破小废物现在拙劣的哭哭啼啼,全靠美貌伪装的演技。

谁让反派十几岁了都没遇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现在稍微亲密一点,就有点晕晕乎乎。耳尖略红,原来是会羞涩的。

终于可以去浴室洗漱,小废物摸着镜子里的脸,嘀咕道:“我还以为他真是铁石心肠,没有任何情感的呢。”

不过男扮女装的他是真的好看啊,这并不是小废物自恋。

镜子里的“少女”漆黑睫毛浓长细密,鸦色眼珠纹路美丽,唇不点而朱,微微有些肉感。鼻梁小巧而精致,黑色的头发柔软顺伏地贴着脖子边,乌黑且亮丽。

如果他是直男的话,都要忍不住对镜子里的自己心动了。

瘦长雪白的手指抚上了脖子,木木野扭头左看右看。

现在自己的喉结小巧,还能勉强忽视,长大之后就得用丝带或者项圈伪装,免得被别人发现端倪了。:,,.

上一章书籍页下一章

迫害动漫反派系统[快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迫害动漫反派系统[快穿]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5章 这个杀手不太冷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