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有所悟

第393章 有所悟

第393章有所悟

苍穹之上,血云滚滚。

一只白金熠熠的大手,散发着炽热无比的火焰,从苍穹上探出,瞬间覆盖了血云,朝着不死血尊抓去。

无数修士震惊不已。

天尊强者战斗果然非常恐怖,能量并没有扩散下来,但那交锋的气势足以压得无数修士心头狂跳,好似心脏被人捏着,随时都有可能崩碎。

呼吸困难!

噗!

甚至有人承受不住气势威压,直接口吐鲜血。

南宫洵为了保护天都城中数十亿修士,当即手掌一挥,一股强大的结界出现,阻挡住了那交锋的气势压迫。

数十亿修士无比感激的看着南宫洵。

这时,血云中传出不死血尊猖狂大笑声,他手中出现一柄燃烧着血色火焰场长刀。

巨大明黄色世界迅速变小,最后化作成一个鹅黄色水晶石一样椭圆形落在南宫洵手中。

首先爷爷是天尊强者,还没有逼得爷爷出手地步,强行出手去杀陆宁,同样遭人嗤笑,且也被南宫洵阻拦。

只是窥视一眼,他的心境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长刀一出现,直接冲出血云朝着苍穹上抓下来的打手斩去。

不死血尊不过是半步天尊,但他却将自身九成血元之力给灌注在长刀中,那长刀变得极为锋利,散发着疯狂之意。

大周仙界内,仙魔两道天尊强者也不过二十左右。

公孙皓怕死,惜命,谁都能理解,毕竟没有元神分身,被人杀死就真死了。

公孙皓内心一紧,站在一旁更是不敢吭声。

不死血尊趁机席卷着血云冲出大手阻拦,朝着远处滚滚而去,一转眼消失在数十亿修士眼中。

公孙阙开口道:“爷爷,那陆宁也确实厉害,皓弟他能活着已经很好了。”

很多家族、宗门中连帝境强者都没有,更别说天尊强者。

但无疑会遭到南宫洵阻拦,所以没有意义,不如叮嘱族人别去招惹陆宁。

至此,与公孙皓约战一事,以宗剑海被秒杀落幕。

就算战败了,别人也不会嘲笑什么,毕竟那陆宁无比妖孽,人们也能理解。

然而那银黑色空间裂缝停留一息时间就闭合住了。

公孙策冷哼一声,盯着公孙皓道:“打不赢他就算了,你话那么多做什么?竟是丢人现眼!”

真要动手,他也是光明正大的杀陆宁。

陆宁沉吟一下道:“老阁主,何谓奥义?”

嚓!

一声轻微的破裂声,那从苍穹上伸下来的打手不由被斩裂而开。

此刻。

天柱山下公孙家。

然而不死血尊留下来的刀影不仅斩碎了元天尊的白炎大手,还将苍穹给撕裂开一道口子,露出苍穹之上银黑色空间裂缝,透过那裂缝,人们似乎看到无数仙宫楼阁,看到了苍穹之上神魔虚影,或是在星空之中狂奔,或是在大海之中咆哮。

道皇强者凝结道印,帝境强者掌握真理奥义,但从道皇晋升帝境时的道印哪去了?

化作了真理奥义?

南宫洵笑笑:“这个问题说来话长,走,回去!”

天都城中,数十亿修士看着陆宁与南宫洵老天尊一起消失,无数人羡慕不已。

但你也聪明点啊!

话少点,一剑定输赢不就得了!

目前他也只能这样叮嘱家族的人,毕竟陆宁太过年轻,还未必有公孙烨年纪大,让他去偷杀陆宁,丢不起这人。

他确实发现了不一样。

公孙皓已经返回到家族中,面对公孙策的目光,公孙皓低着头,不敢说一句话。

“收起你的心思吧!”公孙策冷冷喝斥一声。

陆宁能得到仙宝阁天尊强者青睐,也是天大福气。

其次爷爷出手也未必能杀了陆宁,所以偷偷杀陆宁不太可能,只要打起来定然惊天动地,南宫洵不发现都难。

气氛自然是凝重无比。

画面无比震撼人心。

公孙皓紧紧握着拳头,他很想要陆宁死,来洗刷自己的耻辱,但此刻真对爷爷开不了口。

浑天界外,南宫洵见陆宁冲出来,便挥手收起了那浑天界。

浑天界中,陆宁自然也看得清清楚楚,心神极为震撼。

到时候其他天尊同样会发现,公孙策暗杀仙宝阁年轻后辈,要是真杀死也罢了,没有杀死就更丢人。

南宫洵看向陆宁道:“与两位帝境强者一战,有什么心得?”

公孙策继续说道:“告诉家族所有人,目光放亮点,遇到陆宁那小畜生,直接绕道走!”

这时,一道身影传入耳中,陆宁才回过神来,朝着浑天界外冲去。

陆宁点头,与南宫洵一起消失在苍穹上。

再说,明年大气运之争就是好机会。

他公孙家也是有妖孽天才的,利用这一年内好好培养一下,到时候再用太阴玄火鉴击杀陆宁,未必不能成功。

“从现在开始,婼儿就随着老夫修炼!”公孙策冷冷说道。

闻言,公孙阙脸上露出喜色道:“多谢爷爷,我这就去叫婼儿过来!”

公孙婼已经与周绝订下婚约,打算明年大气运之争后,让两人完婚。

目前公孙婼还养在公孙家中,且是公孙家年轻一代天赋最好一人。

不多时,一个身穿黄色衣裙,头戴着玉步摇的貌美女子款款而来,先是给公孙策行礼:“婼儿拜见老祖!”

随后她又对着公孙阙等人行礼。

公孙策盯着公孙婼打量一眼,满意点点头:“道体后期,修为造化巅峰,踏出一步便是道皇。”

“从现在开始,你就随着老夫修炼,争取在明年大气运之争前,肉身能晋升圣体,修为达到道皇后期。”

“是老祖,婼儿一定努力修炼!”

公孙婼脸上露出喜色,只要有老祖相助,或许真能让肉身晋升为圣体,修为达到道皇后期。

这修为实力就算不能与天尊强者抗衡,也能与正常帝境后期或半步天尊较量一番,争夺大气运问题不大。

在公孙婼随着公孙策离开的时候,天都城中各方势力缓缓离去。

此次天都城之行,见识了陆宁的恐怖实力,即恐怖天赋。

也见识了天尊争斗,恐怖威压难以想象。

余情、赵青州、许道元、暴烈、纪长空、莫寻生等人也各有盘算,纷纷离开天都城。

皇宫中。

一处阁楼上,楚青阳、十九皇子周绝、澹台俊、李奉天等人脸色很是沉凝。

最开始时,楚青阳还云淡风轻,看到陆宁一拳破了公孙皓的剑之风华,并将公孙皓身体上太阴玄甲的防御力破去,他脸色就慢慢地变得沉凝起来。

公孙策身为太阴天尊,手中有两件至宝,一件是太阴玄甲防御至宝,一件便是太阴玄火鉴,攻击类法宝,也是公孙策的天尊印。

太阴玄甲不是天尊印,但防御力无比惊人,就算是半步天尊也休想将其防御破碎,然而陆宁却做到了,一拳将其轰碎。

楚青阳自问他也能做到,问题就出在这儿,陆宁能做到,他也能,那两人到底谁更厉害?

少许,楚青阳脸上沉凝之色一扫而光。

从修炼至今他都没有什么压力,不论是余情还是澹台俊都难以追上他脚步,无法给他造成压力。

青帝仙宫的赵青州、道门的许道元、神武门的暴烈、大罗仙宗的代宗林都做不到。

如今那个能给自己压力的人,终于出现了!

楚青阳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有压力才有动力嘛!

这时,十九皇子周绝站起来,走到楚青阳身边说道:“楚公子,你想要虏获颜公主的芳心,就必须得将陆宁除去。”

“他不消失,颜公主心意定然不会转变,逼的太紧,只怕闹的会很僵。”

楚青阳捏着茶杯没有说话。

片刻,他转身放下酒杯,对十九皇子道:“要他死,现在不是时机,一年后大气运之争,到时候本公子自会帮绝皇子除去他。”

闻言,周绝自是欣喜不已,但唯一可惜是让陆宁活到大气运之争,这并非他所愿。

“楚师兄,你这是要回宗门?”澹台俊问道。

楚青阳也没有回头道:“不回!”

他本尊就在宗门内,有什么可回宗门。

澹台俊没再问话,告辞十九皇子周绝一声,迅速离开皇宫朝着东方而去。

……

仙宝阁中,南宫晚云和秦风自是为陆宁高兴不已。

不仅如此,秦风还大赚一笔灵石,脸上笑容就没有断过。

陆宁没有在白竹林停留少许,南宫洵让他先回来消化一晚上,明天再去白竹林。

陆宁回到宝宁殿时,秦风还没有走。

南宫晚云知道他们师兄弟两人有话要说,便笑着离去。

“师弟,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的,我也该走了,离开天都城继续去试炼。”秦风说道。

“师叔来了?”陆宁问道。

秦风道:“是的,就在南城门!”

陆宁神识一扫而过,出现在南城门外,果然在一处买酒的摊位上看到了酒老头。

酒老头抓着酒葫芦有所感,扬了扬手中酒葫芦,嘴唇蠕动道:“臭小子,几年不见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比你师父出息多了。”

“你杀了宗剑海,也算是为伱师父出口恶气,至于那宗家,你就不要去找他们麻烦了,不论怎么说,宗家内有她曾经深爱过的女人。”

闻言,陆宁传音道:“听师叔的,那江陵宗家我是不会去的,日后若是宗家弟子来找我寻仇,我也会留其性命。”

酒老头点头:“凡事不要做的太绝,给人留一线生机,也是给自己留一线生机。”

“走咯,一年后大气运之争老夫和你师兄秦风还会出现的,到时候有什么话再絮叨吧。”

“徒儿,还不走?”

宝宁殿前,秦风拿出三百万枚极品灵石递给陆宁,陆宁却没有接。

“你带着吧,权当是我孝敬师叔的酒钱!”陆宁笑道。

秦风无奈一笑,买酒可用不了这么多酒钱,但想起来这两年流浪日子,还是带着吧。

“师弟,一年后咱们再见。”

秦风一拱手,转身离去。

陆宁目送着冲天远去。

“一年后……也快!”

陆宁喃喃一声,转身回到宫殿,开始消化今天战斗以及看到的天尊之战还有苍穹裂缝之上,那恐怖的神魔虚影。

翌日。

白竹林阁楼上,陆宁来时没有人阻拦,楼上只有南宫洵一人,至于雪九渊他没有见到。

“坐吧!”

南宫洵仍旧是那一副普通老爷爷的样子,与昨天那恐怖的气势相比,判若两人。

陆宁坐在蒲团上,一脸虚心求教的样子。

因为他现在卡在道皇圆满境界,需要领悟出真理奥义才能突破帝境。

陆宁心里也清楚,他现在有两個方向,一是力道奥义,一是岁月奥义。

无论任何一个方向,都能让他达到帝境修为。

但目前他并没有头绪。

刑渊大帝的传承记忆中,对于这一块也有点模糊,昨天以及晚上,他仔细回想刑渊大帝的记忆中关于掌握奥义之力。

并不是将道印升华,而是消化。

消化这一点,让陆宁暂时不能理解,不知道这个消化是让道印消失,还是因为掌握奥义之力,道印彻底被自己消化与肉身相融。

他今天来找南宫老阁主,就是帮自己解惑的。

南宫洵手掌一挥,一杯热茶朝着陆宁飘去,他缓缓开口道:“天地有大道,且大道无处不在,奥义并非是大道最终力量,而是掌握道则后,需要慢慢消化的信念之力!”

“消化?信念之力?”

陆宁微微一愣,刑渊大帝也提到了消化,但并没有说信念之力。

南宫洵继续说道:“信念之力,也可以说是自己心念之力。这种力量超脱道则,一旦在心中形成,便可挥洒自如。”

“那宗剑海的心念之力是绝杀,他的剑之奥义也是绝杀,对上一般帝境强者,他或许能做到绝杀,但对上厉害的帝境强者,或许一些妖孽天才,他就做不到绝杀。”

“与天赋有关,与修为境界有关,有肉身境界也有关系。”

“但不代表剑之奥义绝杀就弱,你若是能领悟出来绝杀,威力定然胜过宗剑海千百倍。”

“其实……!”

说着,南宫洵忽然顿住,他脸上带着一抹微笑道:“其实你已经在力道奥义边缘游走,只是你还不能确定,但你足够自信,自信一拳能轰杀宗剑海。”

“事实上你也做到了!”

“这种自信,源自于你在金州境轰杀魔帝苍昆,故而你认为轰杀宗剑海不过一拳,所以这并非信念。”

“信念之力只有在不可能的情况下完成不可能的事才能产生,而不是你尝试过后的自信。”

“消化,信念、不可能……!”

陆宁不由喃喃自语起来,听着南宫洵解惑,他好像已经抓住了关键点。

他猛然抬头看向南宫洵,脱口而出道:“我现在需要强大压力!”

……

……

(本章完)

上一章书籍页下一章

长生武道:从天牢狱卒开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长生武道:从天牢狱卒开始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3章 有所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