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想造反不成?

第189章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想造反不成?

第189章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想造反不成?

陆远根本就不需要开启系统倍率识别功能,盲猜了一波。

这右同知给陆远的感觉,他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别看他岁数大,他还真有可能干出那种侵害小狐狸的事情来。

陆远刚才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场的每个人都能听到。

乙号房间内,顿时安静了下来,就是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右同知被陆远突然这么一问,仅仅是顿了一下,直接嘻哈地说道:“大人,是不是喝醉了啊?”

众官员纷纷打着圆场,来缓解刚才尴尬的气氛。

陆远则是不依不饶地醉醺醺说道:“咱没醉,咱清醒得很。”

右推官见陆远这么拿话逼迫自己的小叔,即便是肿着脸,还举起酒杯说道:“陆大人,咱”

众人也瞧不见,里面是什么菜。

扯下面纱的正是小狐狸——小倩。

小倩说道:“你这老头,亏我还帮你做了那么肮脏的事情,你竟然不认我了。”

陆远又盯着右同知说道:“昨夜,咱抓到一只野味,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兴趣一起尝尝?”

“各位大人不妨猜猜看啊。”陆远说着。

不过,此时的众官员注意力并不在端来的菜上,全都盯着端菜的人,各個抻着脖子上下打量着。

“好漂亮的女子。”

为啥人们只是贩卖它的皮毛,却没有人稀罕吃这狐狸肉呢?

因为这狐狸肉太骚了,很难用佐料去腥!

右同知接着话,说道:“不知,陆大人是否已炖好,可以端上来让咱们尝尝,咱还真没吃过呢。”

“狐狸?”众官员很是疑惑,这算什么野味吗?

陆远见状,看着右同知说道:“大人,此女子你可认识?”

陆远很是无奈,这都是些什么人,一群LSP。

陆远很是恼火,这老东西占了小倩的便宜,现在提上裤子翻脸不认人了。

苏璃烟的美,前几日,他们已经见到了,碍于陆远是知府的身份,可没人敢打苏璃烟的主意。

此话一出,只有几人脸上抹过一丝恐惧之情,又转瞬即逝。

这整间屋里的官员,物以类聚,也就那么一回事吧,各个老来什么虫子上脑。

“是,侄少爷!”这名亲信退出房间。

这时候就有人说了,这小倩长得这么好看,半妖族怎么了,终究是不愁嫁人的。

不少官员附和着:“不知陆大人,昨夜抓到了什么?”

此女子除了自己的娇容和气质之外,似乎有什么魔力一般,吸引着众官员。

小倩本来还对这老头抱有一丝幻想,原来自己就是右同知手中的一枚棋子。

“世间竟有如此美人。”

小倩还是个少女呢,又是半妖族的,以后怎么好嫁人啊。

面纱之下,指定藏着一张娇艳的美人脸。

此女子虽蒙着面纱,但仍能瞧得出其曼妙的身材、杨柳细腰的,还散发着一股股淡淡的香气。

小倩之前还把他当成自己的救命恩人呢,小倩就是社会阅历为0,才会被这老东西欺负了。

陆远刚才那一嗓子,又被这些官员忘记了。

“山鸡!”、“熊瞎子!”、“飞龙!”、“狍子!”.

说什么的都有,五花八门的,只要是《动物保护法》列举的让他们说了一个遍。

只有右同知见蒙面女子走了进来,坐在椅子上也是退了半米,慌张之情已难以掩饰。

陆远只是瞥了一眼,并没有接右推官的话,直接把对方晾在了原地。

蒙面女子见右同知矢口否认了,放下手中的菜盘,扯下脸上的面纱。

陆远所说并不假,这狐狸肉的确也是补物。

陆远打着哈哈说道:“各位,有所不知,这狐肉味甘温、无毒,有去风补虚劳的功效呢。”

右连连摆头,挥挥手说道:“不认识、不认识!”

那些烟花之地的女子,各个也是貌美如花,你会要吗?

陆远这一嗓子,把众官员拉回了现实当中。

众位官员见女人娇容,纷纷惊呼。

片刻后,一个蒙面的女子端着一盘菜走了进来,盘上扣着一个大碗。

一名亲信走了进来,陆远说道:“上菜吧!”

这端菜的蒙面女人,可能就是无主的花儿。

陆远瞧着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拍拍手。

还好这是在神凌帝国,要不然统统去蹲大牢!

“一只狐狸!”陆远淡淡地说道。

“那你慌什么?”陆远喝了一声。

小倩就是太缺爱了,才会认贼作父。

好在陆远和苏璃烟让小倩认清了现实,幡然醒悟。

右同知见事情已经败露了,哈哈大笑了几声,说道:“没错,陆大人,这一切就是我做的。”

陆远并不理解右同知的做法,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子做,半截子埋进黄土里的人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右同知喝尽杯子里的酒,将杯子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右同知站起来说道:“满足?人还有满足的时候?当你有十两银子的时候,伱就想要一百两;当你有一百两银子的时候,你就要想一千两、一万两。”

见右同知跟知府大人闹翻了脸,众位官员纷纷起身,站在了右同知的身旁。

陆远瞧着这一幕,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

这些官员,都是右同知的幕僚或者门客。

此时一楼,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原来在一楼吃饭的不仅仅有陆远的亲信,还有右同知的手下。

当这伙人从桌子底下抄起家伙什的时候,陆远的亲信就抽出了腰间别着的宝剑阻挡了起来。

两批人马火拼了起来。

可惜的是,步枪火炮,陆远的亲信一个也没带,昨天刚从城外运进来的步枪火炮都放在了府衙里。

好在,右同知的这帮手下并不是陆远亲信的对手,即便人数占优,一时半会也不会攻上二楼。

左同知等官员从隔壁房间窜了过来,堵在二楼通道里,嚷嚷着:“陆大人,下面有人造反了。”

陆远看着拍拍手,叫好道:“右同知,好手段!”

右同知咳嗽了几声,说道:“陆大人,上任知府他就该死,他太贪了,他连我那杯羹都要夺去,他不想让我们活啊。”

听得右同知这番话,没等陆远说话,房门外的官员纷纷谴责了起来。

现场是一片混乱了,一方是以右同知为首的宵小之徒,一方是以左同知为首的正义之师。

这左同知平日里没少被右同知打压,都忍了下来。

现在不同往日了,右同知的事情已经暴露了,严重践踏了左同知这伙人的为官之道。

加上知府陆大人,在这里撑腰。

双方竟然打起了嘴炮,站在两群人中间的陆远没少挨唾沫星子。

有的官员年纪大了,牙都掉了一半,还骂骂咧咧地跟个喷嘴似的狂喷口水。

“知府大人,楼下全是我的人,你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右同知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彻彻底底跟陆远撕破了脸皮。

酒楼相邻的街道上,整齐的脚步声踏在地面上,听得这响亮的声音,少说也有几百号人,将酒楼围得水泄不通。

此时的苏璃烟并没有来,陆远让自己媳妇儿待在府衙里。

城南春满园大酒楼距离府衙很远,陆远特意挑的这个地方。

此次,陆远不想让自己媳妇儿插手。

陆远很了解自己媳妇儿,自己有难的时候,总会义无反顾地挡在自己身前。

陆远并不想什么事情都让自己媳妇儿出面。

收拾这些文官,还要让媳妇儿出手,真是把媳妇儿当成工具了不成。

右推官听着街道上的声音,斯哈斯哈地说道:“小子,落到我们手里,一会我也要呼烂你的嘴。”

看着对方小人得志的模样,陆远忍不住笑着说道:“是吗?只怕你没有这个本事!”

陆远话刚说完,一个疾步就冲了上去,拽着右推官的衣领子拉了过来,一个绊脚就把右推官放倒在地。

陆远笑嘻嘻地说道:“我就纳闷了,像你这种没有脑子的人,是怎么坐到这个位置上来的。”

“你这个猪脑子,是不是又忘记了咱会武艺啊,等下面的人上来之前,我完全可以打爆你的狗头!”

陆远这次直接就把右推官踩在了脚下,看着右同知说道:“那飞僵,也是你养的吧,这两天,你可寻回这飞僵?”

右同知,这才想起自己时常供养的飞僵,当然并不知道飞僵已经飞灰湮灭了。

右同知几乎是隔三天,都会命人将鸡鸭鹅,偶尔一些牛羊的赶到特定的地方供飞僵享受。

这虚体的飞僵虽说不能吃了这些活物,但却能吸取这些鸡鸭鹅牛羊的生命力。

受其供养的飞僵,也给这位右同知办了不少事情。

这上任知府,为官气运不足时,就是被这飞僵咬断了脖颈子。

右同知能想到小狐狸会临阵倒戈,所以今日才安排了手下和官兵包围了这里。

但绝对不会相信这飞僵会被陆远等人打死,还以为前日晚上这飞僵没替他出面办事呢。

右同知惊恐地说道:“你,既然遇到了飞僵,怎么会没事呢。”

陆远搓搓手,向众人展示自己那没有沙包大的拳头,轻描淡写地说道:“这飞僵太菜了,被咱一拳轰成渣渣了。”

陆远扯谎也是不带脸红的,只字不提自己被飞僵追着整街跑。

当然陆远这么说,出于对自己媳妇儿保护的原因,也是不想让众人知道自己媳妇儿是个极为逆天的蛇女。

右同知还是稳住了自己,冷哼道:“这又如何?楼下的官兵都是我的人,老夫不信你能在官兵冲上来之前杀光我们。”

街道上,几百号官兵在列队,口号喊得震天响。

“包围春满园大酒楼,任何人不得随意进出!”

陆远听得楼下官兵领头的声音,似乎有点耳熟,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哎呦,老爹,咱轻点,碎了碎了.”被陆远踩在脚下的右推官真得怂了。

每次倒霉的都是他,他感觉自己的肋骨都要被碾碎了,疼的叫爹求饶道。

陆远一脚将右推官踢到右同知跟前。

小倩想要上前动手,却被陆远拦了下来。

陆远也是担心小倩下手没轻没重的,打死了这几个老家伙,会给小狐狸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当着众位官员的面说道:“尔等造反,又有这么多人作证,我也不伤你们性命,你们还是乖乖投降吧,免得落个诛三族、九族的罪,多不值当啊。”

右同知还想凭借楼下几百号官差,嘴硬道:“今天谁能出了这个门,谁才是胜者,只有胜者才说得算!”

想象的很美好,现实却很打脸。

一楼大厅里,右同知的手下都被羁押拿下了。

“姐夫,姐夫!”一个男子大跨步地向二楼窜着。

二楼一众官员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都在相互嘀咕着这是喊谁姐夫呢。

“哈哈,姐夫,你果然在这里。”宋驰哈哈大笑着,“上次,在军营里没有碰到姐夫,很是遗憾啊。”

陆远看见黑了些、也魁梧了的宋驰,意外地说道:“楼下喊叫的是你啊!”

宋驰应着:“是啊,兽人族被打败后,燕王就准许我回泰宁城老家休整一段时间,半路上,不知是谁丢的飞镖,飞镖上绑着纸条,上面写着姐夫你有难,速来东昌城救姐夫你啊。”

陆远很是迷惑,说道:“咱没给你传信啊,也不知道你要回泰宁城。”

右同知以为来的会是,自己找的官兵,结果来的却是陆远这边的人。

右同知自知大势一去,差点瘫软到地上,好在左右两旁的官员架住了他。

宋驰跟姐夫陆远聊了几句,问道:“姐夫,这些狗官怎么办啊?”

陆远瞧着,捏着自己的下巴,说道:“咱,一时也拿不住主意,本来还想着会是几个闹事的,现在看来东昌城整个官职体系里,已经烂了三分之一了。”

陆远虽有生杀大权在手,但也不能对这么多官员下手啊,朝廷那边不好交代啊。

就在陆远犯难之际,一楼大厅里,有人喊道:“知府大人,有朝廷圣旨到!”

听得这声音,陆远和所有官员齐刷刷下楼而去。

小倩也跟在陆远身边,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陆远瞧得,这脸上一根毛都没有的白脸老太监,怎么跟到东昌城来了。

“陆大人,可让老奴好找啊,老奴我啊,还没回到皇城呢,半路又接到了给大人的圣旨,还不接旨啊。”

众人听得,跪地接旨。

陆远拉着小倩的衣裳袖子,就把小倩按在了地上,小倩瞧着众人,有模有样地跪在陆远旁边,低着头。

老太监捏着嗓子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东昌知府陆远,朕闻你对东昌城官员队伍腐败现象厉行整肃,甚欣慰,授东昌城一切事务先斩后奏之权,限三个月内整肃彻底。钦此。”

“陆大人,接旨吧。”老太监收起圣旨递到陆远手中。

陆远接过圣旨,心中充满了疑惑,正欲起身。

只见老太监从衣袖中又扯出一卷轴,说道:“圣旨到,众官员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你们这群王八犊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们是想造反不成?凡自认有罪者,朕给你们两天的时间,把罪责写下来奏陈给省按察使论罪。钦此。”

(本章完)

上一章书籍页下一章

拜托,娶个白蛇老婆超酷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拜托,娶个白蛇老婆超酷的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9章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想造反不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