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声东击西

第67章 声东击西

这声苏哥哥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喊过来。

白漓看似闭目养神,实则竖起耳朵。

印象中苏师兄是个冷淡无欲,一门心思扑在修炼上的人,学院里多少漂亮姐姐都芳心暗许,连娇蛮霸道的樊霜霜都对他另眼相看,但他从未动心。这位少城主是怎么回事?

樊霜霜不动声色凑近,挡在他二人之间,目光不善:“师兄身体刚醒,还需静养,不牢你费心。”

东方云仪记仇的哼哼:“还嘲笑我呢,你不也刚醒?”

樊霜霜飞来一记眼刀:“没你的事,闭嘴。”

东方云仪:“……”

被东方云仪稍微打岔,女人之间浓烈的火药味立刻变淡。苏妄没有搭理他们,转而对白漓道:“你,带上东方云仪,跟我过来。”

此处人多眼杂,并不是个谈话的好时候,白漓示意东方憨憨跟上。

他颇为不爽的撇嘴:“你凭什么命令我——”

话还没说完,头顶又挨了一记爆栗,净缘长老恨铁不成钢道:“你能不能给为师省点心,看看人家苏妄多稳重。再看看你,实在太不像话了。还不快去?”

即便再郁闷,但师命难为,东方云仪只能眼巴巴跟上。

来到苏妄的房间,净缘长老布下防窃听结界,将事情来龙去脉一一说清。在听说身中血傀儡的血咒后,他几乎病危,东方云仪还控制不住疯狂咬人,苏妄的神色变得非常凝重。

蓝阶修士尚且不能自已,更何况自控力差的人?

如果城内藏有九幽罗生门余孽,那失踪的近百人,恐怕都已经变成邪修手里的“工具”。

净缘长老道:“那人既能出手将我徒儿击晕,路数刁钻古怪是其一,修为境界怕也不低,少说也是个蓝阶,所以城主的疑点最大。”

苏妄:“长老慎言。”

东方云仪嗤笑:“慎你个木头棒锥子,城主明摆着不是好人,你还替他端着。要我说,我们几个直接杀过去,他再厉害能挡住我们三,师傅你说是不是?”

净缘长老骂道:“猴崽子闭嘴!”

白漓却突然开口:“我同意东方师兄的提议。”

——

几人不欢而散,净缘长老气呼呼摔门而出,跑的飞快,东方云仪在后面“师傅”长,“师傅”短的追。苏妄则带上白漓直接造访城主。

这回城主没有请他们吃闭门羹,而是热情招待。

裘倾辞替几人斟酒,时而偷偷看向苏妄,脸蛋透出少女怀春的绯红,眉心的朱砂痣娇俏可人。

白漓率先开口:“私闯贵府禁地是我的不对,我道歉,望城主海涵。我救出来的是惊虹学院的东方云仪,我们贪玩没能及时跟上队伍,他又染了怪病,所以进府找朋友的时候惊动了很多人。”

至于何种怪病,白漓没有提,城主也不细问。

他只是举杯,表示此事揭过。

裘倾辞嫣然笑道:“白姐姐真厉害,我连地牢在哪都不知道。如此隐秘的地方你竟然能找到,阿辞好佩服,我敬姐姐。”

白漓轻吮一口清酒。

觥筹交错间,苏妄刚痊愈不便多饮,裘倾辞不胜酒力,城主便命人将他们送回房间休息。筵席上只剩下白漓和城主两人,白漓眼眸微冷,哪里还有半点醉意。

她开门见山道:“其实我进地牢的时候,您也在场。”

城主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而是反问:“为什么这样说?”

白漓淡淡道:“东方云仪是您亲自动手抓的,以你蓝阶的修为,不会感受不到我附着在他身上的橙阶灵力。您不仅发现,还动手脚将其隐藏,不让其他侍卫察觉。”

城主:“说下去。”

“将人关押后,你一直守在暗处,想守株待兔抓捕东方云仪的同伙。我启动传送阵的时候,你就在附近。”

白漓用的是肯定语气,当时她察觉到有人在观察,但不确定身份。

现在,她敢断言此人正是城主。因为:“当发现我有办法清除东方云仪体内的脏东西时,你不仅没有出手伤我,甚至还替我们设下结界祛咒,直到动静惊扰整座城主府。”

如果没有城主暗中施以援手,她早就被狱卒发现了。

如果城主是那幕后黑手,他完全可以直接抹杀他们,没必要费尽周折帮她。

白漓不再铺垫,直言道:“裘城主,您见多识广,应该听说过九幽罗生门吧。”

听见这个名字,城主脸上并没有多少惊诧的神色,反而多了些赞赏:“敢直接质问本城主,你倒是个有胆识的。九幽罗生门乃邪教,人人得而诛之。”

“既如此,那就请城主不要出手,坐等我们的好消息。”

“你们想做什么?”城主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白漓勾唇:“把凶手找出来。”

——

回住处的路上,裘倾辞似乎喝醉了,缠着苏妄要拉手手。

苏妄不动声色后退:“少城主醉了,快回去休息。”

裘倾辞却紧紧拉扯他的袖子不放,湿漉漉的眼睛里满是失魂落魄的恳求:“你送送我,好不好?”

苏妄:“少城主,这于礼不合。”

裘倾辞赌气:“苏哥哥,是不是只要我不是少城主,你就愿意了?那这无聊的少城主我不当了!”

苏妄摇头:“不要意气用事,苏某一心求道、不问凡尘,不是少城主良配。你出生名门正道,家世显赫,值得更好的男儿郎。”

“呵呵,名门正道……”裘倾辞怔怔道,“苏哥哥,你就这么看中名门正道么?”

“不然苏某会瞧上你这邪魔歪道?”

“什么意思?”

随之而来的不是回答,而是密如牛毛的剑雨伏击。半空之上,苏妄执剑立于明月前,清冷的面庞被月色浸润,像是尊贵的神祗。

神祗发怒,诸邪退散,凛冽的剑意裹挟阳刚之气,逼得裘倾辞“哇呜”吐出一口黑血。

血落在地上,滚滚黑烟升腾。

“果然如白漓所说,你才是邪修。那天幻境里偷袭我的,也是你吧!”

另一道声音响起,红衣潋滟,东方云仪从天而降。

他与苏妄并肩而立,红衣少年狂傲不羁,白衣少年清润高冷,美如画卷,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杀!”

裘倾辞突然大喊:“杀了我,南宫燕和骆冰倩就再也回不来了!”

上一章书籍页下一章

帝君太粘人,重生魔后只当美强爽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帝君太粘人,重生魔后只当美强爽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章 声东击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