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3章 五年后

第 263章 五年后

一个多小时后,沈漾去最近的派出所报了警。

沈清裴人在单位,沈澜卿跟温软先到一步,宫家大哥大嫂因为距离远了些,稍稍来迟。

沈漾把对警方说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两天前我约季晴出来,准备跟她一起逛街想送她一份生日礼物,在马路边她突然晕倒,我送她去了医院,”

“但是季小姐从医院醒来她很生气,没有理我就匆匆走了,”

“第二天我接到医院电话来医院拿体检单,无意中看到季晴她跟我一样,卵泡发育异常无法生育,建议复查!”

“下午我去墨老的医馆学习的时候,季二小姐突然找来,让我交出体检单,我告诉她我没带在身上,她逼我回家去取还威胁我,但是我当时课没有上完,我告诉她她生日我递过去给她,就回去继续上课了,”

“第二天早上,我去景区锻炼,没想到季二小姐她跟踪我到了后山,她承认简父的死跟她有关,简慕白刺杀我也是她暗中教唆的,她还承认给战妄寄匿名信的也是她,她故意让战妄失控犯错,”

“我害怕拿出手机想报警,手机被她给摔坏了,她亲口承认她就是简明月!”

“她知道我害怕水,对水有很深的恐惧,她趁我不注意把我推下山想杀了我灭口,”

“但是下了几天雨山顶比较滑,她推我太用力她自己也没站稳掉下去了,”

“幸好我掉下去的地方有水草,不然我就跟她一样,被大水冲走了,”

“小叔小婶我好害怕,季二小姐亲口承认她是简明月,她跟踪我想杀我灭口!”

沈漾脸色苍白,说完朝她小婶身边退了退。

温软护着沈漾,第一次说话这么严厉:“老公,不管季二小姐是不是简明月,她是死是活,我们一定要告她谋杀!”

“警方己经立案,这件事我一定会追究到底!”

沈澜卿扫了眼匆匆赶来的警局局长,还有宫家大哥大嫂。

沈漾提供的证词形成完美闭环,季云也无话可说:“不管季晴是真的季晴还是假的季晴,如果她真的做了这些事,我季云绝对不会护短,一定给你们沈家一个交代,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找到人!”

宫政:“既然沈小姐指控季晴谋杀,警方也己经立案,这件事就一定会有一个结果!”

沈漾安静的站在自己小婶身边。

她垂着眼睑掩住眼底的情绪,没有丝毫慌张。

季晴曾经跟季云做过亲子鉴定。

战妄也曾怀疑过季晴,动用非常手段给季晴做过亲子鉴定。

两次鉴定结果,反而证明了季晴是真正的季家二小姐。

她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岔子。

除了那张体检报告她再也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季晴就是简明月。

但是为了她自己,为了孩子,她不能留下简明月这个祸害。

她知道自己的反击己经站在了正义的对立面。

但是她必须这么做。

最纯粹的她,早己消逝在曾经那段最不堪的日子里。

几天后,季晴的‘尸体’还没找到,沈漾决定不等了。

睡了个午觉,沈漾收拾了一下出门跟宫铭见了一面。

宫铭说话斯斯文文:“在那边好好进修,回来你就我是医院唯一的合伙人,”

“谢谢宫铭学长,合作愉快,”沈漾端起果汁,跟宫铭碰杯。

宫铭:“小八也在那边,你去了正好有个照应,”

听宫铭说宫轶也在M国,沈漾忍不住问:“宫铭学长,宫轶她要在m国长住吗?”

宫铭叹气:“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你过去见到她你问问,”

“三哥,沈漾,原来你们在这儿啊,”

陆柠颠颠的跑过来,一屁股坐在沈漾身边的位置。

宫铭给陆柠要了一杯果汁。

陆柠眨巴着单眼皮看向宫铭,笑呵呵的开口:“三哥,”

宫铭挑眉:“有事?”

陆柠笑的那叫一个不好意思:“三哥,跟我打个赌怎么样?”

宫铭看着陆柠,但笑不语。

沈漾一脸好奇的看着陆柠。

上天温琳琅回沈公馆,还在吐槽陆柠一首追着她哥陆靳笙要打赌来着。

陆柠圈里出了名的小富婆,其实是个属貔貅的,只进不出。

看上什么东西喜欢跟人打赌赢回来。

她身边认识的人,除了战妄,没有一个跟她打赌输过的。

她哥陆靳笙是‘受灾’最严重的一个。

另外一个,就是宫铭。

“宫铭学长,过两天有个拍卖会,一件欧洲皇室流出来的‘羽翼之冠’,据说价值连城全球孤品,我们打个赌,你赢了我拍下来送你,我赢了,你拍下来送我,怎么样?”

陆柠提起那件宝贝的时候,双眼都在放光。

沈漾拽了拽陆柠的袖子,小声提醒:“这么大赌注,你就不怕把你自己输了?”

陆柠给了沈漾一个嘚瑟的小眼神,在沈漾耳边小声嘀咕一句:“三哥又菜又爱玩,我输给谁也不会输给他,放心吧,”

“你们先聊,我还有事先回去了,”

沈漾识趣的离开。

回到家,沈漾收拾行李准备出国。

“你放心,你怀孕的事情除了你妈跟你哥,就我跟你小叔知道,我不会跟任何人说,如果觉得辛苦,孩子小婶帮你养着,”

温软在旁边帮忙,看着沈漾的眼神又心疼又无奈。

温软说:“战妄大脑里有关于你的所有记忆己经抹除,他这辈子都不会知道有这个孩子的存在,季晴那个毒妇的尸体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只要你不说,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这个孩子是战家的种,想开点,一切都会过去的,”

“谢谢小婶,”

沈漾感激的开口,眼眶有点潮湿。

“小婶,我下楼去看看我妈,”

这一晚,沈漾呆在她妈妈房间里没有出来。

她陪她妈妈张若兰聊了好多好多。

最后,她窝在她妈妈怀里睡着了。

沈漾离开的这天,温琳琅跟陆靳笙来沈公馆送行。

温琳琅拉着沈漾小心问了一句:“沈漾,你真的不去看他一眼再走吗?”

沈漾站在门口,望着远处几盆兰花。

她沉默了一会儿,摇摇头。

陆靳笙:“老姨病倒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沈漾听后,又摇了摇头。

她知道她小叔会照顾好战妄父母的。

沈清裴把沈漾送到帝京国际机场。

沈清裴:“到了地方给我打个电话报平安,”

沈漾乖乖点头。

沈清裴:“见到她,记得也给我打个电话,”

沈漾又点了点头。

沈清裴:“要是太辛苦就回来,孩子哥帮你负担,”

沈漾眼泪翻滚,再次点头。

“哥,我要检票了,你回去吧,”

沈漾怕自己失态哭出来,她连忙转身。

真正的离别都是无声的。

就像这样再平常不过的傍晚,有人永远留在昨天,有人坚定的走向明天。

无论现在她跟战妄生疏成什么样子,曾经他对她的好是真的,坏是真的,痛苦是真的,不甘也是真的。

她真的快乐过,也后悔过。

如果时光能够重来,他们不要再遇见。

因为她再也没有力气,再次面对这样的结局。

五年后。

上一章书籍页下一章

昼夜妄想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昼夜妄想
上一章下一章

第 263章 五年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