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七章 迎头痛击;内讧倒是很在行

第三四七章 迎头痛击;内讧倒是很在行

澳军士兵们也意识到情况似乎不太对劲——怎么一路上畅通无阻,没有丝毫抵抗?

安格斯上尉同样无法理解,己方可是伴随着装甲车一起来攻,就算要使阴谋诡计也不可能直到现在也一枪不发吧?否则之后一定会被装甲车大量杀伤。

在进入这座小村庄后,澳军士兵们开始改变搜索前进的策略,他们转而以一个步兵班走在装甲车的前方二十米处,另一个班则跟在后边,前后掩护己方装甲车不被靠近并爆破掉。

马来亚地方常见那种坡屋顶、吊脚楼的木质民居,和中國西南的吊脚楼有些像,但区别在于屋面形状不一样,并且不用瓦,而是使用竹、草等编织物覆盖。

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圆头牛皮野战鞋踩在湿漉漉的泥泞街道上,那种又黏又滑的感觉十分糟糕。

当小心翼翼的澳军士兵们缓缓推进了二十几米以后,那些重型迫击炮的开火声突然停歇了。

一股不详的氛围充斥在C连官兵们心头。

紧接着,一发红色信号弹升上了天。

周围许多屋舍的窗和门被推开了,几寸长的枪口焰喷涌而出,顿时枪声大作。

几名澳军士兵本来靠近了一幢民居,正准备推门,结果眨眼间的工夫就被连串的.351温彻斯特步枪弹打成了筛子。

霎那间,两条贯穿村子的小径都被枪声与爆炸声充斥,两挺三一式高射机枪那“咚咚咚”咆哮声最为震撼。

比可乐罐还要长的子弹被拉进机匣,旋即被火药燃气加速推出枪口,蕴含一万五千焦耳动能的机枪弹在数十米的近距离击中人体的场面无比血腥。

筷子捅豆腐一般,子弹在穿过血肉之躯以后余势未减,又轻松钻透了装甲车那薄弱的低碳钢板。

12.8×96㎜曳光弹拖着一条显眼的光迹穿入了装甲车内部,弹尾曳光管持续燃烧,于是诱燃了油箱。

就那么短短几秒钟,街道口就成了血肉横飞的杀戮区域,火焰与黑烟从装甲车的缝隙中钻出。

疾风暴雨般的各种口径子弹给予这些胆子过大的澳军迎头痛击,其队形一下子就被击散。

中弹倒地的澳军士兵被惊慌的其他人践踏,而其他人也马上又被子弹撂倒。

安格斯上尉踉跄着隐蔽到一辆正在拼命扫射还击的装甲车后边,结果马上看见一名朝这奔逃的士兵被子弹开膛破肚——

12.8㎜机枪弹自他的后背钻入时只开了一个二指粗的孔,但从腹部穿出时却撕碎了半个肚子,暗红色的脏腑像烂果酱一样落得满地都是。

火箭筒发射的火箭推进榴弹撞在装甲车的侧面,轰然爆炸,安格斯被崩飞的碎片撂倒,浑身沾满了泥水。

疯狂扫射的装甲车机枪塔也顿时哑火了,里边传出那种把铁桶盖在一挂鞭炮上的沉闷噼啪爆响——这是金属射流诱发了子弹。

现在,安格斯终于明白自己的想法有多滑稽——即使没有反坦克炮,中國人也完全不怕装甲车!

惊惧的士兵们连滚带爬地躲在任何能找到的掩体后边,胡乱向大致方向开枪还击。

得亏澳军平常的训练还算合格,否则现在大概就要陷入惶恐无措的情况了。

未进村的一个排连忙用枪榴弹和2英寸迫击炮发射烟幕弹,外围的两挺维克斯重机枪也完全不吝惜子弹疯狂开火,竭尽所能的掩护遇伏的部队撤退出来。

这时候,一个战车排的四辆三八式中型坦克冒险穿越了炮火封锁区。

他们奉命前来给予这些不知好歹的敌人狠狠一击,在仔细观察、弄清了拦阻炮火的落弹规律以后,他们迅速趁着空隙加速驶过,毫发无损。

引擎的轰鸣声和履带的碰撞声传来,惊魂未定的C连官兵们闻之色变。

退守至小村庄、成功伏击了他们的二营一队也从侧翼追了出来,打算乘胜追击。

“轰!”

坦克走走停停,机枪与火炮不断齐射,正准备抬着武器撤离的一个维克斯重机枪小组被飞来的炮弹全部炸倒。

溅射的高速破片甚至割开了水冷套筒,里边温热的冷却水涓涓流出。

自知无力抵抗的澳军士兵们顿时乱了阵脚,腿部受伤的安格斯上尉被人架着躲到了一处洼地,他大声命令发射信号弹求救。

事实上,未跟他们一同贸然进攻的A连已经看到了这些冒失家伙的惨状,但现在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去接应的话,很可能自身难保;但假如不去接应,战后很可能要承担责任。

克莱斯特上尉焦急万分,希望能得到炮火支援,然而却毫无动静。

横冲直撞的明军坦克向任何暴露的澳军火力点开炮,一开始是维克斯重机枪、接着是刘易斯轻机枪。

再到后来,四辆三八式中型坦克甚至连单兵也不放过,被盯上的澳军步兵马上就会招致一发48㎜杀爆弹。

缺乏反坦克武器的澳军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他们使用恩菲尔德步枪向明军坦克发射枪榴弹,但是米尔斯手榴弹碰到装甲以后就被弹飞,然后在半空中爆炸,没有任何作用。

绝望的安格斯上尉拿着转轮手枪向坦克射击,但没过多久就被一连串机枪弹撂倒,扑腾了两下就没了动静。

鲜血流淌形成了一处小小的血泊,很快就浸入了湿润的泥地。

肆无忌惮的坦克兵们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了,因为太过冒进而和伴随的步兵脱离,其中一辆坦克被不知从哪摸过去的敌人用爆破筒炸断了履带。

然而,再勇敢不惧也阻止不了落败,C连的秩序很快就被粉碎。

丧失了有效抵抗能力的澳军士兵们作鸟兽散,有人丢了武器夺路逃窜、有人蜷缩在弹坑中负隅顽抗,但举手投降的还真没几个。

明军官兵们顺势追击,直接夺回之前故意放弃的阵地。

“上尉,我们挡不住他们的,我们该怎么办?!”

逃出升天的C连官兵仅剩小猫二三只,见状不妙,A连连长克莱斯特当机立断下令撤退。

“撤退!现在!该死的炮兵在做什么?!”

己方炮火支援直到现在还没有响应,留在这等同于找死!

他不知道的是,己方炮兵阵地正遭受明军野战炮群的急袭打击。

这年头没有反炮兵雷达之类的玩意,想要测定对方炮兵精确位置并不容易,所以实战中炮兵不常执行反炮兵任务。

机动二旅的一个侦察小组成功渗透过了澳大利亚第20步兵旅的外围防线,在敌军纵深建立了一个观察所。

如此一来,突击集群的野战炮群才能够尝试对其炮兵阵地实施火力急袭。

“轰轰轰轰——”

冰雹般砸下的炮弹转眼间在澳军炮兵阵地上掀起了烈焰风暴!

土袋、木箱、伪装网等等东西被冲击波掀上了天,被炸毁的卡车轮子熊熊燃烧,散发出刺鼻的橡胶焦糊味。

十二门QF4.5英寸榴弹炮多半被毁,炮兵们几乎尸横遍野,每一处炮兵阵地上都散布着残肢断臂和破碎的衣裤。

周长风原本打算休整一天、等次日再大举进攻,结果这些澳大利亚人自己上门找茬,那就不得不顺势做出改变了。

临时调整的进攻计划不够细致,但周长风认为已经足够了。

己方可谓以泰山压顶之势发动进攻,士气较高的澳军也只能多造成些麻烦,想要逆转战局是绝不可能的。

兵器、兵力皆占优势,还是一鼓作气更好些。

第一攻坚战车营作为进攻矛头,第二机动步兵旅一营与之配合,二者负责中央突破;陆战一旅直属战车队和一团二营与三营向西侧进攻。

陆战一旅两栖坦克营和机动二旅的另两个营留作预备队,随时准备接替进攻。

“可这有些激进吧?剩余弹药最多只够用一天,如果烈度高,恐怕只能顶半天。”朱立铄从炮兵指挥所中专门打电话过来质询。

“不用担心,如果弹药耗尽还没解决就停止进攻,就地转为防守。”

“但……假使敌军反攻呢?总得留个后手应不时之需吧?”

“你忘了缴获的那些炮了?只是固守的话,足够用了。”周长风随即又补充道:“你挑个炮组,尽快试射,大致熟悉一下,没射表也不要紧。”

因为推进速度过快的缘故,突击集群所属的炮兵部队实际上已经差不多耗尽了从哥打巴鲁启程时携带的三个基数的炮弹。

不过,之前攻占关丹的时候,仓皇逃窜的英印第9师甚至没有来得及完全销毁在当地囤积的大量给养,导致许多的物资和装备都没有破坏就落入明军手中。

13门QF18磅野战炮、6门QF4.5英寸榴弹炮、177辆奥斯汀卡车,还有超过40000加仑的汽油。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药品与食品物资,明军士兵们从城区和郊区的仓库与补给站中搜出了数不胜数的物资——香烟、饼干、牛肉罐头、朗姆酒、红茶、阿司匹林、奎宁等等堆积如山。

若非有这些物资的及时补充,突击集群是绝不可能连日连夜的快速南下的,至少会因为等待己方补给而耽误两天。

空军也从中同样收益颇多,英印军在关丹败退前只来得及焚毁了一个储油站,从当地空军基地缴获的珍贵的100号航空汽油也有一千多桶。

大明空军规定在转场时使用87号汽油,普通作战行动时使用94号汽油,仅有关键作战时才允许加注100号汽油。

现在,进驻关丹机场的第六驱逐支队第二十四队可以肆无忌惮的挥霍这些优质燃油了。

皇家空军第232中队在今天早上蒙受了史无前例的巨大挫败——14架飓风MkII遭遇了10架三六式乙型,结果被击落5架、击伤6架,仅击落对方2架。

其中一架被击落的飓风战斗机在原野中迫降,行军中的第三十八师派出斥候俘虏了飞行员,并将这架飞机吊上重型卡车运回了关丹机场。

经过机械师检查,虽然这架飞机有好几处机械结构损坏,但大体完好,有修复价值和研究价值。

因此空军方面立刻组织人手尝试修复,这也是大明首次缴获可供研究的英军战斗机。

获悉澳军第20步兵旅的反击尝试以惨败落幕以后,英印第9师师长英格拉姆少将立刻打电话过去问询。

说是问询,实际上还夹杂着一些幸灾乐祸,因为澳军第7师师长塞西尔在前两天还信心满满的嘲讽他的指挥“非常消极,缺少勇敢进取精神”。

消极?呵呵,你积极一个试试?

果不其然,第20旅的反击就直接栽了个跟头,赔进去一整个步兵连,另有一个皇家炮兵团损失过半。

同时,因为西线岌岌可危,各级将领和部门之间也争执不休。

当防御马来亚地区的英军指挥系统正在吵得不可开交时,当天下午16:30,简单仓促的准备之后,突击集群的炮兵部队开始对标注的澳军工事和火力点展开猛烈炮击。

空军联络小组指挥两门128㎜重型迫击炮向当面之敌的阵地纵深发射彩色发烟弹,一溜儿红色烟团依次排列在澳军防线中。

23架三六式轻型轰炸机和11架三七式俯冲轰炸机组成的机群如期而至,投下了二百多枚航空炸弹。

之前炮击的硝烟尚未散去,现在又砸下了如此多的航弹。一时间地动山摇,澳军第20步兵旅的防线仿佛被撕碎了似的。

俯冲轰炸机呼啸着高速扎向地面,在很低的高度才拉起,掷下的250㎏穿甲爆破弹几乎把土木工事炸了个底朝天。

雷鸣般的隆隆声让身在进攻出发阵地中的明军士兵们激动难耐,己方战机的表演让他们时不时的拍手叫好。

“动身了动身了!”

“拿好枪、别落了东西!”

“多带手雷,少拿别的。”

机群悠然离去,军官们招呼着让各部陆续前往冲击出发阵地。

这时候,明军野战炮群也开始了最为迅猛的急袭射击,为的是在己方步兵发起冲击之前给予敌军最大杀伤和震慑。

26辆三八式重型坦克和9辆三八式中型坦克从二线阵地出发,逐渐展开为一字横队,左右间隔四十米,攻击正面宽度达一千米。

当炮火渐渐停歇,那锐利的哨子声紧随其后的响了起来。

“哔哔哔哔——”

“万胜——”

转眼间,无数道灰绿色的身影从原野间的洼地、弹坑、散兵坑中涌现,向破败不堪、摇摇欲坠的澳军防线冲去!

一众坦克则跟在后方,徐徐挺进,如同一排不可撼动的钢铁炮台。

带明RPG图示已上传彩蛋章。

上一章书籍页下一章

后明余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后明余晖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四七章 迎头痛击;内讧倒是很在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