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第353章 美国人的纠结;东方直布罗陀的

361.第353章 美国人的纠结;东方直布罗陀的

第353章美国人的纠结;东方直布罗陀的末日

“阁下,美国公使又来问询战争进程了。”

“哦,沿用上回的答复就行了。”

“呃…可他们想要个肯定答复,就是…包不包括澳洲。”

美国方面一直在密切关注着亚欧两洲的战局,相比起欧洲似乎有些僵持的情况,亚洲的战局可以说已经是一边倒了。

陆海军联合委员会向总统提交了评估报告,认为新加坡不可能阻挡明军的步伐,所谓的“远东直布罗陀”可能只能坚持二十五天到四十天。

「……当地存在超过六十万平民,其中华裔占据多数,存在显著的治安隐患……连续失败的英联邦军队缺乏足够的勇气在被围困的状况下坚定作战,岛屿北部也不存在永备工事防线……」

门罗主义和孤立主义的双重影响让联邦政府上层无法达成统一的意见——如果合众国需要插手,那么亚洲与欧洲究竟应该优先处理哪一个?

过去比较受认可的态度是认同德社的存在,因为德社的存在能有效分散英法两国的重心,同时也不怎么对美国构成威胁。

所以二、三十年代的十多年里美国与德社保持着正常的外交关系,提供投资、交换技术、吸纳人才等等都很常见。

但大部分政客也认同另一件事——假如德社试图通过武力来输出▇▇,那么就得提高警惕了,须避免欧洲、尤其是英法被攻陷而改头换面。

眼下,德社还在北欧与英法拉锯,西欧尚未爆发大战,马其诺防线似乎可以有效阻挡德国人?

所以暂时还是观望着吧,他们仨这样拉锯下去、打个头破血流就再好不过了。

这次如果再复刻欧战的结局,合众国一定要赚得钵满盆满!

至于亚洲,虽然战争部和海军部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制订了将大明视为假想敌的“黄色战争”计划。

基于这个计划的预想,美国大力建设了关岛、威克岛、中途岛等等作为太平洋舰队枢纽的基地,以及拱卫远东的第一道防线——菲律宾。

但相比起军事上的充分准备,联邦政府却从来没有明确应该在何等情况下与大明开战,“战”与“和”两大派系的口水战已经绵延了好几年。

实际上不少人认为压根就应该放弃菲律宾,在太平洋守好家门即可,合众国对外发展的战略重心应该是欧洲。

不过,无论是主战派还是主和派,当前都不考虑骤然插手。即使是前者,也认为应该当大明登陆澳洲时再出兵干涉。

同时,还需要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来说服本国公民。

如果在没有重大切身利益干系的地方进行战争,短期尚可,但只要进入了持久流血牺牲的消耗战,美国公民势必会厌恶而要求和平。

那样的话,联邦政府将不得不对大明妥协,彻底放弃远东地区的利益。

依照揣测和分析,大明朝廷已经大致摸清了美国人的想法——至少在明军进攻澳洲之前,美国人不可能主动干涉。

这让大明君臣都安心了许多,反正长期以来的目标都只是南洋地区,美国人如果不干涉,相安无事那自然是极好的。

至于澳洲,朝廷与谘政院迄今也没有定论——是见好就收还是冒险尝试?

夺取吧,似乎有点吃力,还会招致美国人的干涉,使得事情往糟糕的方面发展。

放任吧,又有些可惜,毕竟资源确实丰富,而且很适合移民来缓解人口过剩的压力。

但眼下大明朝廷还没有表现出纠结的一面,朝野之间正在欢庆着胜利,并期待着下一场胜利的到来。

这些日子,大江南北的市民们已经习惯了每天早晨收听日月社的报捷通讯。

依据道听途说的消息和小说中的描绘,人们用各自的想象力臆想着战争的场面——

威武的王师高歌猛进,衣着光鲜,战车轰鸣,万炮齐发,震天撼地,英夷一触即溃,狼奔豕突。

显然,想象的场面和现实肯定有一定的差异。

初春的马来亚已经有些热了,昼间温度只逼30℃之多。

又潮又热,蚊虫肆虐,连续征战了一周之久的明军官兵们此刻早都已经不复起初的“气宇轩扬”。

一个个胡子拉碴,头发油腻得发亮,几乎都打结成一缕缕的了,浑身上下沾满泥土,连那些耐用的灰绿色卡其布军服竟都破破烂烂了。

来自国内各大报社的随军记者们都非常无奈和头疼——

老天爷啊,这分明是一支叫花子军队,就跟流寇似的,想找出几张合适的宣传照片都难啊!

原本懵懂的新兵们经过战火洗礼已经完成了蜕变,身虽疲、心未倦,真正适应了战争。

但胜利的喜悦让所有人斗志昂扬,在齐声唱着的军乐声中,士兵、坦克、卡车、骡马、火炮组成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尽头,东西两线明军皆在朝着南方那个号称“远东永不陷落的要塞”快步行进。

明军是这等境况,而对面的英联邦军队则又是迥异的另一番模样了。

在东线明军打穿了半岛南部的防线之后,惊恐的远东司令部四处调遣救火队来堵漏,为西线部队的撤退争取时间。

《新加坡日报》的记者皮尔森拍摄了大量照片,并记录了对应的描述:

无法计数的车水马龙在向南方撤退,被炸弹破坏的坑坑洼洼的道路上拥挤不已,所有的士兵都目光涣散、斗志全无,眼神空洞无神。一些士兵甚至两手空空——因为早就在之前的仓促撤退中遗失了枪支。

但这些照片没有刊载在报纸上,它们都被当局没收了,理由是与现实不符,这是“容易让市民误解而丧失信心”的虚假信息。

在沿途的村镇,地方百姓饶有兴致地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望着满载败军的车流不断通过。

对他们来说,战争似乎与自己无关。大家早都已经看不惯这些趾高气昂、高高在上的英国老爷们了,

现在这些装腔作势、自诩布武天下的日不落帝國的部队却在垂头丧气的逃跑?

很难想象能把他们揍成这副模样的大明军队会是多么的光鲜亮丽、威武雄壮。

结果,他们没过多久就看到了一支粗看同样落魄、细看精神面貌却迥异的部队。

但是能宽慰他们自己的是,这些“王师”的坦克和火炮也不少,确实是劲旅。

在见到周长风以后,东线指挥官、三十八师师长邓思泉禁不住赞叹道:“辛苦你们了,穷追猛打几天几夜,够威风、够威风,真狠呐。”

周长风坐在小板凳上,拧开铝水壶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过誉了,撵着一帮子仆从军打而已,也就澳军稍微棘手些。”

“仆从军到底也是正规兵马,里边有不少英人,再说了,纵然是几万头猪也没那么容易解决嘛。”

“嗯。对了,重炮部队上岸了吗?多久能到?”

旁边的一名参谋立刻抱拳答道:“第二、第三野战重炮旅今早在关丹上岸,还在整队,估计明天下午能到。”

“好,该来一次万炮齐鸣了。”周长风伸了个懒腰,惬意地说道。

明军现行的步兵师编制不包括6英寸、也就是150㎜级别的榴弹炮,而是独立编组为野战重炮旅方便平常管理训练,只在有需要的时候临时配属。

因为军部认为,平常压根用不上这种级别的火炮。

如果真需要使用那一定是大战,而大战就肯定要悉心策划,不可能说发兵就发兵,所以临时再抽调配属野战重炮是完全来得及的。

每个野战重炮旅下辖两个十八门制榴弹炮营和两个十八门制加农炮,共36门144㎜榴弹炮和36门112㎜加农炮。

理想情况下,一个野战重炮旅可以对半平分配属给两个步兵师。

当然,如果有必要,一个旅配属一个师也不是不行。

这种独特的模式使得明军步兵师实际上拥有相当凶猛的火力,比当今列强都要高一个档次,只是可能出现不太默契的情况。

比如第二野战重炮旅编成地在武汉,大部分官兵都习惯于说楚地方言,而三十八师是上海部队,可想而知士兵们碰面以后沟通起来会有多麻烦。

尽管根据训练纲要,理论上每一名士兵都应该会说南京官话,然而在过了新兵训练期以后就没人管了。

于是乎,时间一久,大家就又都忘了。

当天,一辆辆贝利埃GPE-2型重卡拖拽着沉重的大口径火炮顺着道路向南驶去,预示着英联邦残兵败将们的末日即将到来。

新加坡岛东西宽42㎞,南北长22㎞,这儿也被称作“狮城”,城区在岛屿最南部,人口大约有六十多万。

除去那里,岛屿其它地方多是大片的橡胶树林、椰子树林,以及茂密的热带丛林。

虽然战火已经越来越近,可这里依然平静得仿佛世外桃源。舞厅、餐厅、电影院居然人满为患,各种肉、蛋、奶、酒敞开供应,压根不限量购买。

甚至于就在四天前,一架从洛杉矶起飞的泛美航空公司的波音314大型水上客机降落在了加冷民用机场,上边满载着来自美国的旅客们——他们是来这度假的。

有趣的是,当地平民也在阻挠英联邦军队的防御准备,也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一名法国经理一口咬定高尔夫球场是私人财产,不允许军队进入,要求军队拿出政府的许可证明才能在球场上挖掘野战工事,官兵们悻悻而去。

一名华裔老板拒绝军队征用他的建材公司仓库中的工字钢和钢板,结果被当局以“妨碍防务、有間諜嫌疑”的借口而逮捕。

英国当局担心马来半岛的糟糕战局会引起市民恐慌而对防御产生不利影响,所以一直在全力隐瞒战况。

之前的空袭也被官方公告描述为正常的交战情况,他们声称远东空军会有力的捍卫新加坡。

但所谓“战报会骗人,战线不会”,没过多久,新加坡百姓们即使再笨,当看到数不胜数的残兵败将们从北边撤来也都知道真相了。

可恶!这些官老爷们居然敢欺骗我们!

新加坡岛与马来半岛之隔着一千多米的柔佛海峡,连接两岸的长堤名叫“新柔长堤”,是十几年前才建成的,宽二十米。

由于岛屿上淡水产量有限,所以贯通两地的供水管也从中经过。

3月4日,远东司令部下达正式命令,要求所有后卫部队也撤退到新加坡,并爆破新柔长堤。

次日黎明,上千磅的梯恩梯接连起爆,爆炸声直冲云霄,烟尘消散之后,大缺口处汹涌而出滚滚海水,将岛屿和半岛正式隔断来开。

但……供水问题又该如何解决呢?

由于在此之前,英国人从来没有想过北部的防御会崩溃的如此之快,所以新加坡要塞的大多数岸防炮都对着西南与东南的大海方向。

现在,他们只能加班加点的挖掘野战工事。

因为缺乏足够的劳力,各部队希望能征召或雇佣一些平民前来帮忙,然而富庶的新加坡人力成本很贵,当局拒绝拨款。

在这样混乱、糟糕、无序的状况下,英联邦残兵败将们迎来了明军的大规模炮击。

3月6日,傍晚时分,血色夕阳已经预示了接下来的一切。

北边,半岛的明军大部队做好了一切进攻准备,补充好了弹药的官兵们蓄势待发。

“总兵处电令,总攻按时发动,全体将士须奋勇无畏,敌军已然丧胆,一鼓作气方可轻易制胜,预祝参战各部斩获无上荣光!”

“万岁!”

一处处炮兵阵地猝然涌现出无数火光,数百门口径不一的火炮齐声咆哮。

难以计数的火力覆盖了海峡对岸的英印军、澳军阵地,数以吨计的钢铁与炸药被倾泻到对岸。

刹那间,爆炸的火光几乎半边天都映成了红色,地动山摇!

“轰轰轰轰轰——”

敌军阵地前的铁丝网和粗疏的雷场很快被完全粉碎,不断有地雷被诱爆,机枪掩体接二连三被的被炸塌。

一发144㎜杀爆弹击中了一处掩蔽部,里边的十几名英印军士兵被活埋于其中。

晚上20:15,陆战一旅二团二营的六百多名官兵组成的先遣集群,陆续登上了七十多艘登陆艇。

“兄弟们,对面的残兵败将们一点斗志都没了,尽管放大胆!”

“哈哈哈哈——”

野战炮群的轰鸣盖没了引擎声和划水声,登陆艇在夜幕中快速冲向千米之遥的对岸。

少顷,两发红色和一发黄色信号弹接连窜上了因为炮火而忽明忽暗的夜空。

(本章完)

上一章书籍页下一章

后明余晖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后明余晖
上一章下一章

361.第353章 美国人的纠结;东方直布罗陀的

%